分卷阅读466

+A -A

    妈妈一下。

    妈妈似乎已经觉察到了我的到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稍一用力把妈妈拉了起来,随即把衣服裹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示意我不要说话,我指指爸爸,爸爸象睡死了一样昏睡着,隔着爸爸我把妈妈抱在怀里,轻悄悄的返回到了西厢房。

    「你怎那胆大呀?竟敢到爸爸的床上把妈妈偷出来。」妈妈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娇羞的说。

    「我等不及了呀,妈妈。」我吻着妈妈粉白的脖颈,揉搓着妈妈的乳房。

    「妈妈,你为啥不早过来呀?」

    「我害怕他醒来呀,万一他没有睡着怎办呢?」妈妈的身子还在紧张的发抖。

    「你给他吃了几片药呀?」我也担心起来,不知道妈妈给爸爸的药量够不够。

    「三片!」妈妈仍然担心着药量不够:「我怕两片不够呀,就多加了一片。」

    「够了,足够他睡到明天晌午了。」我用力抱紧了妈妈凉凉的身子,把被子紧紧的裹起来……

    那一夜,真的是小别胜新婚,又是在那样的情景下我把妈妈从爸爸的床上偷了出来,心情格外的兴奋,做起来也特别的刺激。

    我把妈妈轻轻的压在身下,低下头去吸吮妈妈如樱桃般的乳头。

    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我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妈妈的乳房,用舌尖舔妈妈的乳头,用牙轻咬妈妈的乳尖,直到我的舌头舔遍妈妈的乳房。另一边的手掌象揉面团似的揉弄妈妈白嫩坚挺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揉揉捏捏,恣意玩弄。

    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妈妈的乳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我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又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

    妈妈像是怕我跑掉似的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往她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使我的脸埋在妈妈的乳沟里。

    这让我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

    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妈妈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我玩弄她美丽的胴体。

    看着妈妈娇羞的模样,我的欲望象复燃的野火一样,「腾」的一下子就点燃起来。我迫不及得的将手掌顺着妈妈的胸部向下抚摸,滑过妈妈的上腹部,肋骨,肚脐,摸到了妈妈的小腹。

    妈妈的小腹部不是那平坦,但非常光滑,微微有些隆起,肚皮上有许多橘皮样的褶皱,那是妈妈怀我们的时候被胎撑开的,柔软的皮下脂肪撑满了我的手掌,手心仿佛有一种被吸允的感觉。

    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妈妈的小腹下,手指在阴户上轻抚着。我的手指分开了妈妈的阴毛,伸进妈妈那两片肥饱的阴唇。

    「妈妈……啊妈妈……」

    「啊…嗯……铁牛?…喔……」妈妈的身体一阵颤抖,把我搂抱的更紧。

    听着妈妈淫荡的声音,看着妈妈忘情的举动,我那一根大阴茎,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龟头如同一只小拳头。我跪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我抓住硬直坚挺的阴茎去摩擦妈妈那已经湿淋淋的阴蒂。

    妈妈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那对丰乳紧紧贴着我的胸膛磨擦,双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双手主动地伸下来分开阴毛,扒开早已充血肿胀的阴唇,启开了粉红透亮的阴道口,迫切的等待着我的顶入。

    妈妈的动作和脸上所透出来的淫荡表情,使我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我难以忍受。我猛的扑下身子,饿狼扑羊似的压在妈妈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阴茎在阴唇外面擦弄起来,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喔……铁牛……妈妈不行了……快……」妈妈的声音呜咽不清,身体不安的颤动着。

    我的大龟头,在妈妈阴唇边拨弄了几下,大龟头就已整个润湿了。我用手握住阴茎,龟头顶在阴蒂上,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挺!「呲」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滑过颤动的阴蒂,撑开阴道口——随着我拧腰纵臀,刹那间灼热的阴茎已经深深的顶入了妈妈那充满淫水的阴道中了。

    「啊!……」妈妈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我都感到惊讶。同时妈妈的脸也红了,妈妈的阴唇早已充血硬涨着,深深的肉缝里不断的流出淫水来,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阴茎的突然顶入,再度唤起了妈妈强烈的性欲,阴唇乍然紧缩起来,紧紧的吸吮住我的阴茎。

    「妈妈,想叫就叫出来吧……爸爸听不见的。」我为了消除妈妈的害羞心理,悄声的劝她。阴茎更加深入的拨弄妈妈的阴核,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妈妈,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我的阴茎在滑嫩的阴户中,抽抽插插,旋转不停,逗得妈妈阴道壁的嫩肉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好…嗯…嗯……」妈妈果然开始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

    随着我的抽插,我阴茎的包皮捋到了根子上,与妈妈的阴唇粘连再一起。我的阴毛也与妈妈的阴毛粘连着。妈妈的阴唇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喔……铁牛…………我……痒……痒死了………啊…………酸死了……」

    妈妈因我龟头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着我的龟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我的阴茎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

    此时,妈妈陶醉在亢奋的快感激情中,无论我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她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

    我的阴茎不停的在阴道打转,龟头一次次的撞击着妈妈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妈妈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妈妈淫荡的样子,我的欲火更加高涨。我一手搂着妈妈的肩背,一手抓紧了床头的横梁,借助床头的力量向妈妈的体内施加压力。妈妈反射的夹紧了大腿,下体轻轻的颤抖着,妈妈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

    「啊……喔……铁牛……」妈妈再次发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妈妈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妈妈的淫水早已溢满了阴道,滋润得我的阴茎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顶入都达到阴道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喔……」妈妈的淫水又再度的涌起,顺着我的阴茎再度溢出,浸湿了我的睾丸,流湿了妈妈的屁股和妈妈身下的床单。随着我的抽动,从妈妈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淫水。

    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着妈妈的阴道,磨弄着妈妈的阴蒂,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抽抽插插,循环往复,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喔!…铁牛…妈妈不行了…喔……」随着妈妈的呻吟声,她的阴道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淫水。这会妈妈不仅是阴唇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妈妈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我的抽插。我的阴茎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我的小腹早已沾满了妈妈的淫水,妈妈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我的阴茎每一次向下顶入,妈妈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妈妈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我的阴茎。妈妈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我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整个身躯象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喔……我…不行了…铁牛…快…痒死我了……」

    我完全沈浸在妈妈的肉体快感中,已经顾不得理会妈妈的哀求,一刻也不想停下来。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大,抽插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重,随着疯狂的高潮来临,我简直无法控制我野马脱缰般的性欲,直到我最后的一滴精液射进妈妈的宫颈深处……

    那一夜我的阴茎几乎就没有离开妈妈的身体,连睡觉都插在妈妈的阴户里,分不清什么时间在做,什么时间在休息。

    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红日东升了。我揉开惺忪的睡眼,强烈的光线刺得我睁不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妈妈早已离去,床上的被窝凌乱不堪。一夜如痴如狂的性欲发泄,使我的阴茎几度萎缩下来,象一只吐了丝的蚕蛹一样绵软无力,软答答的低垂着,粘糊糊的粘满了淫液,浓密的阴毛也被阴液粘的一缕缕的;床单上留下几滩糊状的印痕,有的已经凝结了,有的还湿漉漉的,那是我的精液和妈妈的阴液的混合物。我小心翼翼的检起来,珍藏在字典里。然后我才整理床铺,起床吃饭。

    妈妈早就做好了饭,看见我起来,羞涩的笑了笑,扭身给我端来洗脸水。

    我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会意的相视一笑,看得出妈妈满心的喜悦。

    「他呢?」我指指堂屋,不知道爸爸醒来没有。

    「还在睡呢。」妈妈看着我微微笑着。「那药还真的管用。」

    「是呀,以后就不要担心什么万一了。」我洗完脸,把水洒在院子里,又拿起扫帚把院子打扫一遍,整个院落更加整洁利落,俨然是一幅夫唱妇随的家庭生活。

    自那以后,妈妈每夜都在服侍爸爸服药的时候加进几片安眠药,爸爸在不知不觉里就浑然睡去,我和妈妈过着无忧无虑的甜蜜生活。妈妈的身子一天天丰润起来,气色也格外的好,皮肤也更加细腻光滑,人也胖了,呈现出熟妇常有的富态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母子两人非常的小心,利用每个安全的机会,尽情享受乱伦性交的快感。有时候,我们索性在外头过上两天,在某个山洞里、密林间,像野兽一样地苟合。

    对于我们的频繁外出,爸爸从来没有怀疑,只认为我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事实上,我想他一定很高兴,他的妻子和儿子都不在,他可以放心地大醉一场。

    7。妈妈为我生孩子

    开学前的一天早上,我忽然发现妈妈呕吐起来,我以为妈妈得了什么病,急得不知所措。正当我要去请医生的时候,妈妈拦住了我,原来妈妈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我大吃一惊!这半年多来,我和妈妈每一夜都要做爱,而爸爸每一夜都被我们下药迷昏,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给妈妈下种。显而易见,妈妈肚里的孩子,是我的种!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我不住的埋怨她:「怎么办?怎么办?这一回可要露馅了。」

    「你不是早就想要儿子的吗?怎么这时候又害怕了?」妈妈却显得非常的平静。

    「妈妈,我不是害怕,我是担心你呀。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劝妈妈。

    妈妈搂住我的头,抚弄着我的短发:「铁牛,想要这个孩子吗?」

    我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使劲点了几下,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妈妈微微隆起的小腹,肚皮异常滑腻柔软。

    「只要你想要,别的就不要紧了。」妈妈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想要?」

    「恩!」我坚定的点点头,这是我的血脉我的种,更是我和妈妈爱的结晶,我又怎能不要呢?

    妈妈胸有成竹的说:「好了,铁牛。这些年来,你爸因好酒而慢性酒精中毒,早已患了近事失忆症。这半年多来,他到底有没有和妈妈做过爱,他早已记不清了。」

    一个月后,妈妈告诉爸爸,她又怀孕了。

    爸爸一直希望母亲能再生一个小孩;而且父亲三代单传,政策上又可以再有一个小孩。因此,妈妈的怀孕,让爸爸对他突破单传的奇迹自豪不已。

    一天晚上,妈妈脸上挂着笑容,带着她的卧具走进我房里,对我说:「我告诉你爸,每晚他都吸烟喝酒。我受不了那种气味,也为了优生,因此要到你屋里来睡。你爸答应了,因此,我以后每天晚上都是你的了。」

    「太好了!妈妈,以后我们可以像真正的夫妻一样了。」我捉住她,像雨点一样在妈妈身上落下无数的吻。

    事情果然按照妈妈的设想一步

推荐阅读: 无聊的冒险故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