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A -A

    的阳具凶残的姦干著身下穿著学生制服与开裆裤袜的美少女。

    不知已经攀上过多少次高峰的姐姐在我仿佛永无止尽的打桩运动中,几乎已经失去意识,那可爱的小猫嘴,嘴角留著些许陷入失控的口水,纤细却又凹凸有致的美妙肉体被我强烈的抽送打入了性爱的黑洞,持续的攀上高峰却又永不满足的渴求著更多。

    我也被激烈的快感刺激得脑海一片空白,唯一残存而还在运作的本能就是挺著身下那管肿胀的生殖器,在眼前淫荡雌兽的美肉最深处贪求淫慾的满足。

    「干死妳……干死姐姐……啊啊啊啊!」

    彻底失去理智的我,含著嘴里那甜美的丝袜脚趾,双手紧紧抱住面前一对半透明黑色丝袜美腿,仿佛想将整个人都捅进姐姐体内的我,将膨胀到超越极限的肉杵深深贯入姐姐的祕密花园之中,让红肿的龟头迫入了最深处的花心,火山爆发似的在孕育生命的子宫内激洩出汹涌的热液。

    我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将男性的精浆喷射在美少女的子宫壁上,永无止尽,让我们的肉体与心灵都透过天堂般的高潮而交融在一起。

    姐姐的眼角也流下了喜悦的泪水,哭喊著与我一同到达了最终点。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我才从姐姐的美体上缓缓翻起身,累瘫的坐在一旁。

    逐渐清醒之后才发现自己今晚真是有点夸张,居然在教室内跟亲姐姐乱伦淫交。如果今天不是圣诞节大家都早早回家了,这恐怕真要上社会新闻了吧?

    姐姐起身坐在了我的腿上,与我交缠著热吻,并从那黑色半透明开裆裤袜的最私密处不断的滴下我射入其中的热烫精水。

    「小弟好棒……越来越强了……再这样下去,如果姐姐怀孕了怎么办啊?」

    「啊?」突然听这句,我没回过神来。

    「其实姐姐一直没特别避孕,不知到什么时候会被你这小色狼下种唷……」姐姐搂著我的脖子轻吻著我,却看不出有担心的神情,反倒是有那种万分期待的感觉。

    「真的怀孕就生个女儿继续给我干好了……」我淫笑著搓弄著姐姐的一对美乳,弄得姐姐浑身发颤。

    「你想的美喔……」

    夜深人静的校园,我与姐姐搂著彼此,享受著我们两人充满淫慾的圣诞节。喔不,回家之后还有妈妈,真的是要我精尽人亡呢……

    畸情~(3)女儿的裤袜

    有些事情你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发生,但它就是这样突然降临在你的生活里,而且通常都让人无法承受。

    从接到医院的电话开始,我就一直处在失神的状态。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对的已经是眼前雁涵冰冷的身躯。

    我不住颤抖的手将覆盖住妻子身体的白布掀开。已经香消玉殞的雁涵,秀气的脸庞依旧白净,闭著双眼仿佛只是睡著了。据医生的说法,是因为受到撞击之后,大量的内出血导致回天乏术,送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生命迹象。

    我沉默的佇立在妻子的身边守著,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感觉像几个世纪。不多久,还在上班的妹妹跟在学校接到紧急通知的女儿匆忙的赶到了医院。

    妹妹一走进临时停尸间就崩溃的痛哭失声,女儿则静静的流著泪,倒在墙上喃喃低语,一双小手狠狠扯著自己的一头长发到指关节都发白。

    「对不起……对不起……」

    警察架著一个浑身酒气的矮胖中年人双眼通红的走了进来,扑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用力磕头向家属喊著对不起,女儿突然发疯般跳了起来抓著中年人的领子,声嘶力竭的哭喊著还我妈妈,还我妈妈……

    与妻子相处二十年的回忆,瞬间的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支撑不住似的,我倒了下去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再次感觉到自己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已经是办完妻子的丧礼。

    开车将妹妹送回去之后,再回到这个曾经是三个人甜蜜的家里。少了雁涵,整个家里的空气都变得寂寞起来。女儿带著一双哭肿的眼睛坐在沙发上就陷入了什么似的发起了呆,我则停在玄关,鞋子也不脱的站著什么都不想做。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响打断了这份凝滞。女儿依旧一动也不动,我则脱下了鞋踏进客厅接起电话。

    「是哥吗?」是雨辰哭过之后仍然微弱的声音。

    「嗯,是我。」

    「哥,你要坚强,不能这样就被打倒。艾乔只剩下你这个爸爸了,你要振作起来。」

    「嗯,我会的。」

    「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别憋在心里一个人难受。」

    「好……」

    跟妹妹说完,掛上电话之后,才发现天色已经全黑,不知不觉的肚子也有点饿了。以往的这个时候我刚下班,艾乔则是从学校回来,回家时间早的妻子则是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晚饭在家里等著。看样子我们在雁涵离开之后第一件要学会的事,就是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了啊。

    「乔乔。」我喊起了女儿的昵称,平时乔乔这两个字都是妻子在喊的。

    「肚子会不会饿?爸爸煮面给妳吃好吗?」

    女儿听到乔乔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带著令人心酸的微笑,惹人怜爱的轻轻点了点头。

    「嗯。」

    幸好老婆平常有教我几手,虽然料理的手续简单,但是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将面端上餐桌招呼女儿过来坐下,女儿红著眼睛静静的吃起面来,不发一语,看得我很是心疼。尽管我的状况也没有比女儿好到哪里去,但是以后只剩我们两个一起过生活了,我势必要坚强起来。

    「乔乔。」我站起身来走到女儿身边,轻轻将女儿拥入怀中,「妈妈不在了,以后爸爸会加倍努力,让乔乔一样幸福快乐好吗?我们从今天开始要过新的生活,乔乔跟爸爸一起加油好吗?」

    女儿将头紧靠著我的胸膛,从轻声啜泣著,慢慢变成嚎啕大哭。然后将小小的身子投入我的怀里,尽情的宣洩出那份累积已久的悲伤。

    事情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我跟女儿两个人的生活终于渐渐上了轨道。

    尽管吃的方面不是我那永远口味一样的彆脚面,就是出门外食。但是艾乔似乎已经逐渐接受妈妈不在了的事实,表情轻松了不少,偶尔在看电视觉得有趣的时候还会发出些银铃般的笑声。

    公司里面想要介绍单身女子给我的人似乎变多了,部门底下跟我说话的女部属,不知不觉间也多了起来。而且看我心情有些恢复,有些居然开起我的玩笑说要倒追我。

    「唉唷,我哥在公司很红嘛。」

    顺著声音的来源过去,居然是应该在上班的老妹。雨辰一现身在我们公司,马上吸引了无数单身男子的目光……连有老婆的都在看了。

    一头染成深棕色的长卷发随著走来的步伐飘动著,灰色的合身套装搭上紧窄的迷你裙,细长的双腿裹上一双不透明的黑色丝袜,还有性感的系带高跟鞋……好吧,连我这当哥的都在看了……

    「胡说什么。倒是老妹你怎么有空跑来我们公司啊?」

    「听说我哥在这里当主管,有关系可通,我们上司就派我来跑你们公司的业务嘛。」

    「雨书!不……哥哥!」几个狐群狗党饿虎扑羊似的挤了过来。

    「这位想必是雨书哥的妹妹是吧,我跟你哥很熟的……」

    「老大,你这样不行,怎么都没介绍您的妹妹给我们几个同事认识一下……」

    「慢著慢著,先锋广告的案子一向都是我在负责,所以我先……」

    「你们慢慢讨论啊。哥,我们走吧。」雨辰秀气的轻轻笑著,挽著我的手就把我往旁带开。一双水亮大眼跟甜美又带点诱惑的笑容,瞬间发散出一股强力电流,把我身边几个杂碎都迷得昏头转向。

    雨辰把我拉离人群的同时我听到了四周响起了一股惋惜的声音,仿佛是到嘴的美肉飞了似的。雨辰把我推进我办公室之后也不急著谈公事,开口就问起了艾乔的情形。

    「嗯……不能说没问题了吧,不过比起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已经好了不少。」

    「这样……那吃的方面你们怎么解决?」

    雨辰马上问到了尷尬的问题,我只好搔搔头皮老实回答:「有时候我下厨煮面,大部份时候是买便当跟吃外食什么的……」

    「哥!你唷!」雨辰受不了似的喊了一声,然后投以责怪的眼光。

    「早跟你说有事情要跟我商量,你看现在这是什么样?你已经是大人了我不管你,艾乔才只有十六岁而已,你老让她随便吃的话会影响发育的。」

    「喔这个……」妹妹充满关怀的责备,说的我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的厨艺实在……」

    「我清楚的很!」雨辰笑了出来,「这样吧,今天下班之后我带点材料到你家,给你跟艾乔煮点好吃的。」

    「哇,那真的是救我一命了,」顿时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去思考下一餐要弄什么给乔乔吃……」

    「你当喂狗啊,臭老哥。」雨辰说罢伸手用力拧著我手臂一块肉,疼的我喊了起来。

    「杀兄惨案啊!」

    「不跟你扯了,我去找你们代表谈事情去。」

    「怎么,不是我吗?」我顿了一下。

    「谁真的找你啊,讨厌!」雨辰丢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就推开门转身出去了,临走前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去。

    咦?怎么临走那眼像是有什么涵意似的……?

    跟我要了钥匙的雨辰早了我许久就已经到家,推门进屋的时候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看来这小妮子厨艺很不赖啊!

    「哥你回来啦,快好了,再等一下唷。」

    「不急,慢慢来。艾乔今天有社团,会晚一点回家。」

    我把公事包随手放在客厅桌上,就拉了张椅子坐在餐桌旁看雨辰继续在厨房忙进忙出。雨辰仍然是那套合身的OL装扮,只是披上了雁涵以前下厨用的围裙,从身后看起来,真有雁涵还在的感觉。

    我妈就生了我跟我妹两个孩子,不过是生我之后很久才又多了雨辰(估计是避孕出差错?)。所以现在我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有个十六岁的女儿,雨辰也才二十五而已。当年我结婚的时候哭得半死说不要哥哥嫁人(?!)的小屁孩,现在也已经是个落落大方的美女。

    还记得小时候雨辰总爱跟前跟后,在我读书的时候进房间来乱我,说长大之后要嫁给哥哥之类的童言童语。现在长大了也出来独立了,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漂亮,真是丑小鸭变天鹅了吧?五官长得水灵秀气不说,身材是该突的突该翘的翘,虽然给一身灰色套装包得紧紧的,还是看得出来那份藏不住的玲珑有致。

    因为我对丝袜美腿有特殊癖好的关系,所以以前雁涵总是每天都穿著各种不同的丝袜,那时还小的雨辰就天真无邪的说她以后也要天天穿漂亮袜袜给哥哥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关系,后来才跑去做要穿OL套装跟丝袜的工作?

    想著想著,视线不自觉就往窄裙之下的一双漂亮小腿望去。不透明的黑色丝袜,材质看起来很细致,想来是日本制的吧?裹著一双修长的美腿看起来异常的诱惑,尤其在我这种有丝袜癖的家伙看来简直是亮眼得让人移不开双眼,就恨不得能摸上一把……

    「哥,你在看什么啊?」雨辰回过头来问了一声,让我从一阵不该有的綺想之中抽回,「哥是不是在看……我的腿啊?」

    「胡说!没有的事,胡说什么,真是的。」被看透的我心虚的赶忙摇摇手,把头转开之余却又忍不住瞟了那双诱人的美腿一眼。

    「好色喔哥,自己妹妹的腿都要看。」雨辰带著一股神祕的笑容走了过来,手上还端了个滚烫的小汤锅。

    「别过来别过来!瞧你手上拿的烫锅!」一方面是真的怕被滚汤淋倒,另一方面是靠太近了,我忍不住要盯著雨辰裙下的腿看啊!

    「唉唷,哥,我知道你喜欢看女人的腿。现在嫂嫂不在了,其实……」还没说完,雨辰脸突然红了起来,赶忙转回去继续料理不让我瞧见她的表情。

    啊?等等,刚刚雨辰是想说什么来著?

    一时间思绪有点混乱的同时,门外也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放学回来的艾乔看到厨房有人,好奇的走了过来,一看到是雨辰小姑,马上开心的扑了上去。

    「小姑小姑,艾乔好想你唷!」一贴上去,艾乔就蹭得跟猫似的,真是,有这么久没见嘛?

    「我们家的小美女最近过得好不好啊?听说你爸爸那个坏人虐待你,都不给妳吃好的,小姑赶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