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A -A

    妈妈的丝袜美腿,平复自己激动的心跳。

    「咳。」

    听到这突然传出的声音,我赶紧从那美丽的娇躯上跳起来,跟妈妈两个人面红耳赤又衣衫不整的看著出声的姐姐。

    「喝个水。」姐姐装作很镇定似的走过来自己拿了杯子喝水。

    我跟妈妈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赶紧拉上裤子跟裙子,回到各自房间。姐姐喝完水经过我的房间时,偷偷的拋给我了个媚眼,似乎是在说别忘了到她房间一下。难道我已经变成了这两个女人专属的打桩机器了吗?虽然说是很爽就是了啦……

    结果那天晚上出乎意料的,我没有续摊,而是被引诱去了之后又被姐姐残酷的关在门外。果然是告诫我砲不可以偷打是吗?

    隔天在学校大家都有点疯疯癲癲的,一到学校就讨论著下课之后要去哪边玩。虽然说今天是星期五了,下课之后就可以出去轻松一下,不过圣诞节是有这么伟大吗?在这里不会下雪,也没有麋鹿,更没有圣诞老人。虽然说路边是有很多胡子又白又长的街友啦……

    一堂无聊的数学课,上面的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解著艰涩难懂的三角函数公式,我们就在底下发呆的发呆,睡觉的睡觉。

    好学如我,当然是不会这样浪费精华的上课时间,所以我正在大口大口的偷扒著下课时间刚从福利社买来的卤肉饭加蛋。

    隔壁的清雨更嚣张,都吃起泡面来了,你是不知道那个味道特香是吗?老师有点放弃我们的感觉,又或是她自己也想赶快放圣诞假期,底下的人死的死残的残,她也没处置我们的打算。

    用力的吸了口面汤,清雨转向我这偷偷的问道:「雨扬,你下课要去哪边玩啊?」或许是名字里面都有雨的关系,清雨不知怎么交情一直都跟我挺好的。

    虽然说他平常闹人也没少几句,不过可能是因为同样受女生欢迎的缘故(自以为),我们时常一起遭到班上其他杂碎的红眼看待。真是,本人受欢迎也有错吗?(又自以为了)

    「不知道耶,没事作应该就回家看电视啊。你呢?」我倒是很老实,没扯谎说待会有一二十个几个妞儿排队在等我这种鸟事。说了又不会让自己更帅(啊?)

    「差不多吧,」他从抽屉抽了张卫生纸擦擦那满是面汤油腻的嘴。

    「还要回家照顾我小妹,苦命喔。」

    清雨有个读幼稚园的小妹,虽然不知道她妈怎么生他之后隔这么久又多一个妹妹的,不过虽然情书没少收,他倒是都表现得一副很顾家的样子,每天放学之后就说要回家照顾妹妹还有陪他妈。

    我们之间还有个共通点就是都没了老爸。我家老爸很早以前就没了,他爸的话好像是前几年离婚了吧?我没仔细问过就是了。

    单亲家庭的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都还挺顾家的。好啦!我知道我是恋母恋姐,不单只是顾家行了吧!

    坐我后头的张轩突然插话进来:「干,我也差不多,我妹叫我陪她逛街,圣诞节耶,跟妹妹逛街超惨的啦!」

    「放屁啦!你妹超正的吧?你不愿意的话我代你去好了。」清雨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给我滚远点,照顾你自己小妹去。说起来雨扬是最基掰的,一堆妹在倒把他,还装得一副圣人的样子,看了就让人想剁他老二。」

    「什么鸟?我哪有啊。」我嚼了一口卤肉饭,坚决的否认道。

    「上次写情书给你那个妹呢?叫什么林于苹的吧?」

    「那个喔,嗯……关于这个……」

    「干!还给我装纯情!」张轩发狠的用力搥了我的背一下。

    「那边那三个,你们在下面做啥?!」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在下面闲扯的太嚣张了,老师终于忍不住发难。「来,三个全部给我上来,一人一题我看你们写不写得出来!」

    我们三人互望著,面部顿时扭曲起来。垫底三人帮这次可是被一网打尽了。

    中午休息时间,于苹学妹跑来找我,拉著我的手就不知道要带我跑去哪里。当然又免不了后面一群杂碎愤怒的激吼。

    「李雨扬你好样的!」

    「校园公开宣淫,谁去叫记者过来!?」

    「你上次梅毒好了没啊?还要我带你去看医生吗?」

    「干你娘!你们在乱三小啦!」听著越来越夸张的叫喊,我惊恐的回击一句生怕他们又掰出更多鸟话,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被于苹牵著跑开。

    于苹那小小嫩嫩的手牵著我跑得老远,到了空无一人的体育馆道具用品室里,然后气喘吁吁的,就从怀里拿出一袋用漂亮的包装纸包著的东西递在我手上。

    「这个是?」我也稍微有点喘的接过了那包东西,还不敢拆开来,就先提了问。

    「这是我昨天……昨天在家试作的,请雨扬学长尝看看。」

    我小心翼翼的将包装纸上面的蝴蝶结缎带解开,这才看到里面包著香气四溢的手工巧克力,还很可爱的做成了小小的爱心形状哩。

    「我想说今天是圣诞节,不知道要送学长什么,所以……」于苹的脸颊顿时如苹果般红润了起来,一对惹人怜爱的水灵大眼眨呀眨的,似乎很期待我接下来的反应。

    「啊,是这样,那我就吃囉……」

    承受著学妹热切的目光,我缓缓的把手中心形的巧克力放进了嘴里,大胆的咀嚼起来。那股巧克力的香气缓缓在舌尖化开,虽然稍微甜了一点,不过香气很浓。以手工巧克力而言,大致上还算是挺可口的。

    「嗯,好吃。」我微笑著,又多放了一颗在嘴里。

    「学长喜欢就好。」于苹很开心的笑了,露出那对招牌的可爱小虎牙,看起来又纯真又讨人喜欢。真是,怎么这样的好女孩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啊?

    「可是我没有东西可以送妳耶。」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手上递巧克力进嘴里的动作也突然间停了下来。

    「谁要你回送了?」她毫不在意的笑著。

    「学长喜欢我……我的巧克力我就高兴了。」硬转的这句,说得她自己又脸红起来。

    「嗯,我喜欢妳的巧克力跟妳。」我很快的在学妹的额头上面轻啄了一下。羞得学妹低下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两只手紧紧的抓在我的制服上面,很是惹人怜爱。

    自从之前我跟于苹在图书馆发生了关系之后,我们基本上在学校里就变成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虽然说还因为她有点怕羞(都这么主动还怕羞!?),所以我们在学校里都还满低调的。

    我有跟她说我跟姐姐之间的事情(没说妈妈的),她倒是很释怀的就接受了,也说反正知道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这样就好了,大方得让我反倒是很不好意思。

    然后学妹闭上眼睛就把头抬了起来,我也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轻轻的放下巧克力搂住她的肩头,然后就准备往那小巧的粉唇亲下去。

    「爸爸,这边这边。」

    道具用品室的另一端入口突然有人走了进来,吓得我跟于苹马上缩了身子躲在器材后面。我们很有默契的伸出食指,却放在对方的嘴唇上,这俏皮的动作让我们是想笑又不敢笑。透过器材堆积的缝隙,可以看到走进来的是一个女学生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女学生的一头秀发随著跑动飘啊飘的,从背影看就之到肯定是个小美女。那中年男子虽然看得出有三十几岁了,不过长的也是挺斯文帅气的。

    「这边中午不会有人喔。」女学生说罢就勾住了男人的颈子递上了嘴唇,两个人火热的交吻了起来,完全没注意到偏远的角落其实还藏了两个人。刚才听到女孩进来的时候喊了爸爸,现在这……难道说我们家发生的事情不是独一无二的了?

    「是艾乔耶……」于苹非常小声的喃喃自语著,很显然她是认得这个女孩了。

    「你认识?」我轻轻的咬住她的耳朵问道。

    于苹似乎有点痒,红著脸回捏了我的手一下,然后贴在我的耳畔说道:「是我班上的好姐妹,之前教我男人喜欢……的事情的就是她。那个是她爸,以前在园游会上看过一次。」

    果然这样!会教于苹那些不良知识的果然也是个高手啊!然后我就将于苹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一同躲在器材之后继续窥视著他们。

    女孩一边与男人深吻著,一边拉下了男人裤子上的拉链,把藏在内裤之中,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掏了出来。看起来尺寸还满大的!虽然说我应该也差不多就是了。

    「乔乔好色啊……」男人叹息著将大手伸上女孩的胸口,以极快的速度解开了制服衬衫的扣子,然后将藏在水蓝色胸罩底下一对蹦跳的小白兔给取了出来,一双大手恣意的蹂躪著,将那虽然不特别大却很挺翘的乳房淫靡的不断变换著形状。

    我怀里的小美女显然看到这香艳火辣的一幕有点动情了。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连带那粉嫩的脸颊也抹上了一层可爱的红晕。

    见机不可失的我顺应情势的就解开她胸前的一颗扣子,将右手探入其中穿进胸罩底下,把手掌罩在那大小适中的雪乳之上,用手指掐住了粉红色的小荳子开始轻柔的爱抚著。

    于苹对于我出乎意料的袭击吃了一惊,绷紧身体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盯著我瞧,却又不敢反抗。我微笑不语的轻轻吻住了她鲜嫩欲滴的粉唇,不让她有机会出声,然后拉下了拉链放出了凶器,将她那柔若无骨的手轻轻的放在了我肿胀的肉棒之上,慢慢的套弄著。

    「乔乔的丝袜腿好好摸啊。」

    「爸爸喜欢就尽量摸……」

    男人伸手掀起了女孩的制服裙,露出底下穿著黑色天鹅绒裤袜的美妙臀部。然后他让女孩转过了身背对著他,自己先坐在一层一层堆起的软垫上,再让女孩坐在他的大腿上。

    可以看到那粗长的阳具就从两条大腿之中穿了出来,让人羡慕的被那秾纤合度的丝袜美腿夹弄著,还让女孩将双手放在龟头之上,细心的抚弄著他那粗大的男根。

    受到刺激的男人嘴里微微的发出舒爽的呻吟声,不甘示弱的用力搓揉著女孩胸前的美乳,让女孩也扭动著娇躯享受那股性爱的狂潮。

    看著别人活春宫的我,肉棒显得更为粗胀了。我快手快脚的脱下了于苹脚下的学生皮鞋,用那双裹著黑色不透明丝袜的小脚夹住我向上直挺的热棍。并将手放在她的脚背上,一边品味著那细致的丝质触感,一边上下的用丝袜玉足套弄我的阳具。

    显然之前不知道丝袜小脚跟肉棒可以这样玩的于苹,领悟性很高的红著小脸开始自主的用那美丽的双足为我进行著丝袜足交。

    那纯黑的细丝摩擦在我硬挺的茎身上,不停发出微弱的嘶嘶声,让我爽得仰起了头,忍不住要伸出魔手将持续高涨的慾念发洩在那鲜嫩欲滴的奶子上。

    遭受著我一对魔掌的摧残,于苹一方面死死忍耐著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一面却又反击似的加快了用那双美妙的小脚套弄男根的速度。

    「啊……射了……射了……!」

    男人从后用力掐紧著女孩的一对雪乳,被夹在一双丝袜美腿之中的粗大阴茎,开始一道一道的向著空中激烈的喷射出白浊的精浆。不仅喷射在前方的地面,也汹涌的洒落在那裹著黑色不透明裤袜的大腿之上。

    我也没有支持多久,就在于苹那诱人的丝袜美足之中弃械投降。我那红肿的龟头胀到极限,从大开的马眼之中向著上方喷泉般的激射出浓浊的男汁,然后再下落在于苹那黑色的丝袜小脚上,形成污秽的白汁玷污著黑色天鹅绒丝袜的淫靡景象。

    那雪白的粉乳因为被我捏得用力,原本就皮薄细嫩的奶子上还被我掐出了好几道浅红的指痕。还没吃够的我,在强烈的射精结束之后,却完全没有任何衰退的跡象,仍然是挺著一根粘糊糊的肉棍在两只美足中间一跳一跳的抖动著。

    我用迅速有力的动作将小美女挪近我,手脚俐落的将那细致的不透明裤袜与其下的纯白色内裤,一起拉到了大腿的中间,然后用粗红的淫茎抵住了学妹已经湿润的粉嫩小穴,用龟头玩弄著那稀疏而细小的黑毛,享受那种酥麻的触感。

    已经有点意识混乱的于苹已经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只能呆呆的顺著我的行动,变成正对著我坐在我身上的姿势。

    我托住她的腰部,缓缓的从下而上,用我十八公分长的凶器贯入那细窄的花穴。于苹紧张的搂住我,全身紧绷著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我稍微转头看了一下另一边的两个人,他们也是基本维持著刚刚的姿势,让女孩背对著男人坐在他的腿上,让男人从下后方挺著阳具一进一出的插弄著那美丽的女孩。

    已经尝过性爱滋味的于苹,搂著我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