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A -A

    狂的强暴演出,让我对姐姐的黑色裤袜开始念念不忘了起来。

    放学回家在路上看到漂亮的OL穿著黑色的丝袜,肉茎就开始用力的撑起帐篷,这是已经很久不曾发生的了。在被姐姐发现我跟妈妈的淫乱关系之后,不知怎么的,我发现自己对姐姐更在意了。

    我怕因为这次的事情而再也看不到姐姐对我温柔的笑,轻敲我的头甜甜的教训我,贴心的教我不会的功课……很多很多复杂的情感不知道何处发泄,却有点变态似的转移到了对姐姐的肉体的迷恋之上。

    我想干姐姐。

    我想占有她的心,占有她的人,占有她的一切。

    自意识到姐姐是个女人之后,这种渴望从未如此强烈,如此在意姐姐,于是想要彻底的将她占据,是情又是慾。自己觉得,仿佛是种趋近变态的占有慾。

    到家之后满脑子所想的只有逮住妈妈扯裂她的高级细致丝袜狠狠的干上一炮。我知道现在疯狂想干的是姐姐,却要在妈妈身上发泄,对妈妈有点不尊重,但我就是觉得妈妈能够理解。

    很不巧的,妈妈因为昨天的事情闹得有点大,虽然她完全是受害人的身分,公司还是安排她到国外出差一阵子稍微避一下风头。今天要待在公司将未来这一礼拜的事情先做个整理,因此今天晚上基本上就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怎么办?我就挺著这根东西吃饭喝汽水看电视睡觉,有可能吗?

    以往这种情况我会自动进妈妈的房间打开她的衣柜,找出我喜欢的丝袜爽快的套在无处发泄的肉棒上用力的打一枪。但是现在,我走进的却是姐姐的房间。

    我打开姐姐的衣柜,翻找起了她所穿的裤袜。其实我知道其中很多都是从妈妈那里直接拿来的,妈妈的裤袜几乎一件不剩的都曾被穿上让我干或打过手枪,甚至还可以在上面看到些许洗过之后已经很不明显的精斑。

    我就挑了一件最近特别引发我慾望的黑色裤袜。拿出来这件裤袜是全透明的亮光黑裤袜,其实跟天鹅绒的或是不透明的我都一样喜欢,只是姐姐险些被侵犯那天,穿的就是这个样式。

    我迅速的脱下裤子,凶猛的阴茎已经暴胀到十八公分的兴奋状态,我本要直接将裤袜套上肉棒就开始打手枪,却偶然看到姐姐房间的落地镜,突然想起一个早想尝试的事。

    我想穿姐姐的制服。

    这个想法很快的被实践。首先我回到房间找出了一顶去年园游会被那帮杂碎强迫扮女装服务生时戴的黑色长假发(不要问我那时候我们开的是什么店……),然后回到姐姐的房间找出了一套姐姐的白色亮丽制服跟深蓝色制服裙穿上,然后顺著我并不粗也没有长什么腿毛的小腿,开始缓缓的将姐姐的裤袜套上。

    当裤袜的触感接上我的小腿的同时,那种丝绸般柔顺的快感让我整个脑子都陷入了麻痺的状态。慢慢的将弹性很好的高级黑色裤袜拉上腰部,我顺了顺腿部的丝袜,裹在其中的腿舒服异常。

    我这才体会到女人的幸福,穿丝袜居然是这么让人心醉神迷的一件事。我并没有穿女装扮女人的癖好,但是现在看著现在镜中的自己,我竟然有种快要融化般的快感。

    除了比姐姐高一点之外而且没有那个诱人的曲线之外,从镜中影像看来我简直就像是姐姐站在镜子里面。因为我们双胞胎的五官几乎完全一样,戴上假发之后活脱脱就是我平常熟悉的姐姐的脸。

    我坐了下来轻抚著自己穿上丝袜的腿,幻想就是在摸姐姐性感的长腿一般,看著镜中的自己,仿佛就是姐姐真的在我眼前抚摸自己一般。

    我隔著裤袜开始套弄起我的肉棒。因为弹性很好的关系,虽然我的鸡巴被丝袜裆部给包得紧紧的,但是还是可以拉起一块让我可以隔著裤袜用力搓弄肉棒的空间。

    背德跟变装的异样快感冲击著我的脊髓,左手抚摸著穿著黑色裤袜的大腿,右手发狠的套弄著裤袜之下的肉茎。

    裤袜细致的触感零距离的摩擦在已经发胀成紫红色的巨大龟头之上,使我陷入了一个感官的地狱之中。套弄著裤袜鸡巴的右手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看著镜中的自己,享受著扭曲的性快感。

    「我爱妳!姐姐!!啊啊啊……!!」

    随著冲破极限的快感,我发出了一声再也无法忍受的暴吼,被裤袜紧密包覆的龟头开始一突一突的强力喷射起来,又多又强劲,甚至射穿了裤袜都还向前飞溅了一段距离,不难想像我当时喷发的力道有多强劲。

    持续了连续十几下的喷发让整条穿著的裤袜跟前方的地面都洒上了一层又多又白浊的精液。但是,在剧烈的高潮都过去之后,取代而之的却是一阵掏空内心的空虚感。

    看著镜中那个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著制服与裙子却在喷满精液的黑色裤袜之下挺著一条半硬的肉棒。肉体上是已经获得快感了,心里却升起一股十分破碎的黑色情绪。

    今天穿上姐姐的制服跟裤袜手淫的确让我爽得整个人都快疯了,但是以后再也不会想要尝试第二次了吧。也许不是姐姐本人,就真的没办法让现在的我彻底的获得平静。

    「姐姐……姐姐……雨心姐姐……」

    闭上眼睛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喊著亲爱姐姐的名字。在我自己心里构筑的这个混乱世界,不切实际的期待哪个人来给予我解脱的救赎。

    妈妈在公司安排之下飞国外出差之后,跟姐姐已经几天没说话了。白天姐姐都一大早出门自然不用说。连姐姐晚上自习结束回家之后,也是洗完澡就回到房间然后再也不出来。

    短暂的呼吸相同空气的时间,她也一直低著秀气的小脸回避著我。连带著我也把这种沉默的气氛带到了学校。不论是上课下课吃饭放学,我身旁一公尺内就像是凶案现场禁入区,那帮没脑的杂碎也察觉出我的状态有异,为免遭受鱼秧之灾,都很识相的不敢再开我低级玩笑。

    无时无刻的都想著姐姐,已经快到了发疯的程度。在学校不论做任何事情,都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结果发呆得太过严重,被班导师叫去训话,原本要去办公室,想到不想看导师的臭脸还是躲躲好了,居然连导师约谈都翘了,上课时间自己一个人躲到图书馆去。

    上课时间的图书馆空无一人,除了偶尔会有老师过来找点资料之外完全不会有人过来。我自己一个人踏著老旧的阶梯上了三楼,那里是专门摆放超过五十年以上的老旧书籍,更是整层楼都空空荡荡,如果不是每天都会有学生来排班打扫,估计灰尘会积得比书柜还高吧。

    走到了一个我平常翘课装病躲老师专用的深处回廊,就静悄悄的一个人坐了下来。

    「妳是……?啊……」

    这时候居然有人?顺著声音来源望去,竟然是上次那个递情书给我的一年级学妹林于苹。一看清楚是她,我就有点慌。其实她长得很漂亮,一头披肩秀发,还有一对很惹人怜爱的水灵大眼。八成在班上也是个数一数二班花级的角色,怎么就喜欢我这种不务正业的傻鸟?

    「嗨……妳怎么在这里?」我先尷尬的主动打了招呼。

    「我们国文老师让我来找一点旧资料,倒是妳……?」她很兴奋的笑著,露出一对十分可爱的小虎牙,开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上次在我无厘头的说要回去吃午饭之后难过得哭了的样子。

    「那……那我不打扰妳了喔。」说罢我便转身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雨扬学长妳……妳别走……!」

    于苹学妹丢下了手上拿著的两三本书就冲了过来拉住我的手,一双小小的手拉住我的劲道却意外的大,让动弹不得的我有点为难。

    「嗯……于苹学妹……妳这样我……」

    「妳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好开心!」说罢学妹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甜笑,然后就突然间搂上来抱住了我的腰部。

    「雨扬学长……我好喜欢妳………………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学妹说这话的时候肯定紧张的要命,我甚至可以听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她胸膛里急促的心跳声。

    「妳是不是讨厌我?」

    学妹抬起了头望著我,一双闪亮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瞬间难过得眼眶都含满了泪水。我的天,又笑又哭的情绪转变也太快了吧!

    「没有啊……别这样说……」我逼不得已的伸手轻轻摸著她的头。

    「妳很可爱也很漂亮啊,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吧。只是我……」

    「可是我只喜欢雨扬学长!」没等我说完话,抢著截断我的学妹那小巧的嘴都嘟了起来。他妈的,看她这一瞬间那可爱的表情,简直像个天真无邪的天使,看得我都真的心动了!

    可能是看出我开始有点动摇的跡象,学妹将头又倚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愿意为学长作任何事……」

    这是怎样的一句话!?

    在我脑子一片空白的同时,于苹学妹一手居然伸到了我的制服裤拉炼上,一把将拉炼拉了下来,颤抖的手隔著内裤就开始抚摸我还未苏醒的凶器。

    「我班上女同学教我说,男生都喜欢这样……」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哪个同学教妳这种东西的?!看我不把她灌成水泥块丢进太平洋!?

    学妹不知到哪来的劲,一个猛推就将我整个人推倒了在地上,在我仍然错愕不已的同时,穿著黑色学生长筒袜的一双细腿已经跨上了我的腰部。

    诱人的将嘴凑上我的耳畔,轻声说著:「雨扬学长,我是第一次喔……」

    妳是恶魔!妳是恶魔!妳是恶魔!

    我收回我刚刚说她像天使的话,眼前这女孩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于苹学妹红著两个苹果般的脸颊,真是人如其名。不知道谁教她这些鬼玩意儿的,她甚至将我已经开始升起的男茎从内裤中掏了出来,温柔展开了套弄的动作。我整个人开始身不由己了起来,逐渐被高涨的性慾所淹没。

    「啊……!」

    不发一语的,我一个起身就将学妹反压制在身下,急促的呼吸喷在学妹可爱的小脸蛋上,作最后一次确认。

    「会很痛唷……」

    干!干!干!我这淫魔!连「真的要嘛」这种话都不说,而是直接跳到了「会很痛唷」这个阶段。

    「雨扬学长的话,我会忍耐……」

    于苹学妹尽管身体颤抖个不停,可爱的大眼睛却十分坚定的望著我。

    「好……」

    我将手探入了白色制服衬衫之中,将上衣的扣子解开,把纯白色的胸罩向上一翻,露出了一双可爱的小白兔。恩……估计是+吧,现在才一年级,假以时日肯定还能长得更大啊。

    我开始压著学妹,轻柔的搓揉起她胸前一对玉乳上幼嫩的淡红色蓓蕾。受不了刺激的学妹将脸侧向一旁不住呻吟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

    虽然胸部不大,但是大小一只手玩弄起来刚好,而且在仰躺的情况下,却仍然保持著漂亮的尖挺,不久之后的将来肯定是对勾会男人魂的漂亮奶子啊。

    没放过她一双穿著黑色大腿袜的细腿,虽然不如家里两个女人穿的性感,但是带著点学生的纯真感觉仍然别有一番风味。

    我将右手留下来继续搓弄小巧的乳房,左手开始向下侵略,先是来回抚弄著虽然纤细,手感却相当柔软好摸的大腿,长筒袜与裸露的大腿交界处的地方尤其让人心痒难耐。紧接著,我便将魔手移师到那条也是纯白色的可爱内裤之上。

    「啊!……那里……不行啊!」学妹摇著头羞涩的低喊著。

    「哪里不行?于苹妳说清楚啊?」

    一脸坏笑的我干脆将她的内裤退下,以非常让人喷鼻血的状态单挂在其中一条腿上,然后继续用手指轻柔的爱抚著整个外阴部。

    尚未经过男人探勘的花朵,上面长著非常稀疏而细软的毛,手经过的时候轻刷的感觉让小弟弟是一阵激昂的猛抖。

    「啊……啊……不要……啊……好啊……太……」

    学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动人的神情撩拨的我忍不住出言调笑:「是不要还是好啊?学妹好享受的样子唷……」

    没过多久,干涩的阴部就开始流出一波波热烫的淫蜜,已经是可以让男人进行开采的阶段了。

    「啊……学长好坏……」水汪汪的眼睛用力的紧闭著,甚至从眼角都挤出了忍耐不了酥麻快感的眼泪。

    在这种地方我并不想拖延太久免得节外生枝,将刚刚被学妹掏出来后已经怒胀待发的巨大肉棒轻轻的点在了学妹的花穴口轻点了几下。

    「要来囉!」

    「嗯!」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