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A -A

    的……」

    「妳们再跟我多废一句看我不把妳们全宰了!」

    听我喊得震天响,柜台小姐露出为难的表情,无助的望向一旁的经理,经理则耸耸肩作无辜状。

    「妳们这些浑蛋……!」

    「那边那位小哥,」不远处一个刚出电梯,穿著西装的中年人向我喊了声,「刚刚我在九楼的93看到有一个秃头的男人抱著一位很像妳说的小姐进房间……」

    「谢了老哥!」

    很快冲到电梯前面按了向上的电梯,心里有如火在烧的我恨不得直接飞到九楼。一出了电梯我找了93房所在的方向,三作两步的跑了过去,看准了房门,狠狠就是一个旋踢。一下没动,又再补了重重一脚,随著一声砰通巨响,门应声而开。

    「妈妈……!」

    当我冲进房里时,一个长相猬琐的秃头胖子正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妈妈压在床上,看到我冲进房间,一脸错愕的回过头来。

    妈妈的上衣衬衫已经被扒了开来,胸罩则被直接向上拉起,一对硕大的35D雪嫩奶子白晃晃的弹在外面,胖子正一手一只巨乳很享受似的猛抓,下身的窄裙看起来则还没受袭。

    「妳他妈的给我把手放开!!」

    昨天才扁过人的我,用著几乎相同的手法跟角度朝著秃驴的脑袋就是狠狠一记勾拳,把他整个人扁飞到把房间落地窗的玻璃都撞得粉碎。

    我他妈的怎么最近都在干架英雄救美?飞了出去的秃头胖子撞破玻璃就卡在落地窗上昏了过去,我也懒得再去理他。

    我心疼的抱著妈妈,将她的衣服都很快穿好,不断的在她耳畔轻喊著妈妈,小扬来了……过了许久,妈妈才悠悠转醒,闭著眼睛全身无力的轻轻倚在我的怀里,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没多久,妈妈的几个公司同事就带著大批的警察冲了进来,看了看卡在碎玻璃里的秃头胖子,迅速了解了现场的情况之后,就让我抱著妈妈赶紧上医院去。

    「小扬,妈妈要回家……」妈妈浑身无力的搂著我的颈子,轻轻的在我耳畔细语著。

    「好……我们回家……」

    抱著睡美人般的妈妈,看起来只是有点想睡而已,应该没受什么伤害。我很快下楼招了计程车,没想到居然还是刚刚那个载我来的司机。

    「少年仔,看妳那么赶,原来是来英雄救美喔?」

    「对啦对啦,赶快开妳的车好不好?」

    回到家里,打开家里的灯,我将妈妈轻轻的抱回房间的床上,妈妈稍微有点醒过来的跡象,坐起了身,脸色红润又带著点娇媚的向我说著「心肝,妈妈要洗澡……」

    我于是再让妈妈勾著我的脖子,托著妈妈丰满的臀部整个抱起来就往浴室走,开了门把妈妈放下,转了莲蓬头放了热水,便要走出浴室帮妈妈拿换洗衣物。

    岂料,妈妈从身后将我紧紧抱住,小脸轻轻的在我的背后蹭著,「小心肝,妈妈要妳陪我一起洗澡嘛……」

    转过身来,我轻轻的抱住了妈妈,柔声的说:「妈妈别闹了,妳刚刚差点就给那胖子强姦了哩。」

    「我知道,妈咪好害怕……」妈妈解开我上衣的扣子,媚眼如丝的抬头望著我。

    「可是妈妈要妳现在强姦我。」

    「啊?」我有点发傻,「强姦是……?」

    「不是像平常那样干妈咪而已唷,妈咪要妳真的用力强姦我,妈咪想要尝尝被强暴的感觉……」

    妈咪的双颊已经红通通像颗苹果似的,小恶魔般的舔了舔性感的嘴唇,一手伸向我的裤裆,拉下拉炼就解放出了我半软的肉茎用细嫩的小手套弄了起来。

    感觉上妈咪有点古怪古怪的,不会是被那胖子下了什么春药之类的吧?

    可是现在被妈妈这样一弄,我的鸡巴马上就胀成了十八公分的临战状态,就算要收手也太迟了啊!

    「真的要我强暴妈妈?会疼的唷。」我淫笑著伸出手搓揉著妈妈窄裙下裹著黑色透明裤袜的臀部。

    「嗯……妈咪不怕疼,妈咪要小扬强姦妈咪……」

    如果我再不回应那就不像男人了啊!

    我很快的伸出狼爪将妈妈的上衣跟胸罩整个用力撕裂,妈妈啊的尖叫了一声,表情显得十分惊恐。不管是不是作戏或是认真的,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就来真的狠狠强姦妈咪一次。

    继上身之后,我又扯碎了妈妈的套装窄裙,并用手拉开了妈咪套在左腿上的黑色透明裤袜,狠狠的一扯就将整条细嫩左腿的丝袜都撕了下来。

    在妈妈的惊叫声中,我将这半条弹性惊人的黑色丝袜在妈妈的手腕上狠快的缠了几圈再打结,然后将另一端绑上淋浴间里已经开了热水的莲蓬头,将全身衣物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只是勉强披在身上的妈妈,从手腕处以仅仅脚尖能著地的状态用一腿的丝袜吊在了莲蓬头上。

    由于热水仍然开著,妈妈很快就全身都浸湿了。很入戏的不停哭喊著不要不要……我将双手暴力的插上妈妈的乳房,狠狠抓弄出了好几道指痕的蹂躪了起来。

    「太迟了婊子,我要狠狠的把妳强姦得爽到昏倒!哈哈!!」

    说罢,我将妈妈下身都已经浑身湿透的内裤往一旁拨开,挺起已经青筋暴露的十八公分肉柱往妈妈不长半根毛的漂亮花穴就是充满狠劲的插入,肉棒刚进入妈咪的桃花源就觉得热烫热烫的,原来妈咪早就已经洪水氾滥,不知是因为被灌了药还是真的发起浪来。

    不过随著我肉茎的重刺与双手在雪白的一对大奶子带出指痕的猛抓,妈妈大声哭喊了一声,连带的眼泪也一串串的流了下来,看得我心疼了起来。

    「妈妈妳真的……」我甫将停下了阴茎插入就停了下来,不是很确定的看著妈妈哭得梨花带雨的脸。

    妈妈见我停下动作,虽然还挂著眼泪,却神秘的对我露出了一个勾魂的甜美笑容。放了心的我于是便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我他妈的操死妳这臭婊,老子这就干死妳这荡妇!」

    虽然我平常插妈妈的时候就喜欢使劲的插,不过跟现在这种强暴的程度还有一段差距。每次的冲击都直达最深的花心,就算平常状态好的妈妈也禁不起这样爆发力十足的连续摧残。

    妈妈哭喊著不要的可怜模样,更激起了我潜藏在内的兽性。我将妈妈一条左腿抬了起来,用左手继续狠狠的在妈妈另一条还挂著撕裂的黑色亮光裤袜美腿上抓弄。

    平常跟妈妈做爱的时候总是爱惜万分,深怕伤了这个心爱的宝贝。现在有諭令在身,姦干起妈妈来可是火力全开。一条左腿抬起来的状态下,肉棒插入阴道的程度显得更加深入。

    妈妈仍旧穿著一条残破黑色裤袜的右腿踮著脚才能搆到地面,紧绷的美腿让原就紧凑的小穴更是紧压到让人鸡巴发痛的程度。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妳这跟儿子乱伦的母狗,是不是早就想给人强姦想很久了?看我用我的大鸡巴捅死妳!」

    在开著水的莲蓬头下以从没用过的站立位,用相当逼近极限的状态疯狂姦干著这个陷入迷乱的美肉淫兽。两人都穿著衣服湿淋淋的状况,让我一霎那间回忆起昨天在滂沱大雨中与雨心姐姐紧紧拥抱的画面。

    记得昨天,姐姐也是穿著一双黑色的透明裤袜呢……想到这点,不知怎么的我就全身慾火中烧,下身十八公分长的阳具愤怒般的激捅著妈妈时,脑子里所想的却是强姦穿著黑色裤袜姐姐的画面。

    「喔喔,他妈的,干死妳干死妳,我早就想让妳穿著黑色裤袜强姦妳了!」

    嘴里喊著暴虐的台词,却不知是对被姦得高潮迭起的妈妈或是心里的姐姐说的。

    想著姐姐秀气的面容,从胸到臀动人的优雅曲线,一双总是穿著性感裤袜的细长美腿,我的肉茎就胀得发疼,已经到了单纯的暴力抽插没有办法满足的程度。

    我突然间将肉棍抽出,正在哭得震天响的妈妈随著我抽出的动作发出了一声空虚般的淫叫,仿佛是催促著我再继续强姦她。

    「妳这淫荡的母狗不用急,妳要的大鸡巴这就来了!」

    将踮著一只脚的妈妈转了半个身子,我双手掰开了还裹著残破裤袜的肥美翘臀,肉茎就往中间的菊花穴狠暴插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热水不停的冲刷下,已经看不出来妈妈眼角一串串的是热水或是泪水,只为了满足自己疯狂的肉慾,我一边将手捞住妈妈胸前两粒淫荡的大白奶猛搓,一边下身开始在显然未经人事的菊花穴中艰难的挺进,左脚也顶住了妈妈勉强踮住的那条丝袜美腿紧贴著墻,发疯般的磨蹭。

    妈咪的菊花穴紧窄得连让手指通过都有困难,更何况我完全是性爱凶器等级的残暴肉棒?我那一丝丝残存的理智让我的凶茎暂缓了暴捅的慾望,停下来看看妈妈的反应。

    哭叫连连的妈妈却是回过头来给了我妳放心般的媚眼,让我满意的继续重新操作起姦干肛门的暴行。妈咪紧窄的直肠道像是涂满了粘胶般阻止著我肉茎的挺进,夹弄起我的肉棍是让我爽到想要流泪,让我不禁后悔怎么平常都没发现原来强姦肛门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干著美丽的妈妈,让我幻想起如果现在干的是姐姐,是不是也像美艳的妈妈一样让人畅快无比?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右边的雪白奶子,将手指猛地插入了妈妈无毛的阴处,不仅后头用大鸡巴疯狂的姦干著,前面也用手指熟门熟路的一起插弄。

    遭到前后夹攻的妈妈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状态,哭叫基本上已经变成了高声的淫叫,又高亢又细长,一双漂亮的眼睛睁的老大,嘴角张得开开的,流出不知道是莲蓬头淋下的热水还是口水的液体,爽到了感官崩溃的极限。

    多重快感下的剧烈性爱狂潮,让妈妈湿热的花径很快的开始一阵阵紧缩,连带的使原本就已紧窄的直肠也收缩得更是让人肉棒发疼。

    一阵阵淫液瀑布般的从妈妈的花心中爆射而出,我已经爽到极点的肉棒也大力的刺捅妈妈的菊门,准备做最后几下喷射前的冲刺。

    此时让人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半开的浴室门被一口气推了开来,而推开门的赫然是雨心姐姐。

    在浴室中淫乱的姦肛暴行下,我完全忘记了姐姐会晚自习回家这档子事,脑子完全陷入了空白,下体却不受控制般的深深捅了最后一下,双手紧掐住妈妈包著撕裂裤袜的一双美臀,龟头暴胀到了最高点,马眼大开向妈妈的直肠里喷射出一道一道浓浊的精液。

    妈妈很显然的也吓傻了,回过头来瞪大著眼睛望著姐姐完全傻住,但是前穴中的花心却因为我在菊门中的激烈喷射,而再次舒爽得喷泄出了大量的阴精。

    我与妈妈仍然停留在高潮的余韵中,姐姐只是张大了美丽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与妈妈竟然在浴室中就展开了乱伦的性交,摇了摇头不可置信的往后退去,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抽出软化了的鸡巴,一股白浊的男精就从妈妈的菊花穴里淫荡万分的缓缓流出。我很快把妈妈手腕上的丝袜解开,随手拿了条毛巾就往身上一阵乱抹,勉强套上裤子就往姐姐的房间跑去。姐姐已经把房间的门锁上,任我在门外怎么叫唤也不予理会。

    不一会儿妈妈也裹上浴巾赤脚走了过来,带点哀伤的神情轻轻的倚在了我的肩上,嘴里喃喃念著:「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会让雨心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姐姐妳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妳们都给我滚开!」

    房门内传来姐姐声嘶力竭的哭吼声,让我跟妈妈在门外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真的,知道迟早会被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当场抓姦的状态吧?

    尤其是刚刚在浴室中的乱伦淫戏又是如此暴虐,任是谁都无法接受吧。

    「妈妈妳先回房休息吧,姐姐这边我来就好了……」

    「嗯……」说罢,我低下头轻啄了妈妈的嘴唇,便让妈妈回了房间睡觉,我则只能坐在姐姐的房间门口,无奈的等待姐姐冷静下来。

    当我发现自己坐在姐姐房门口睡著了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上。姐姐的房间门开著,人看起来已经出门上学了。而我原本裸著的上身多披了件毯子。

    妈妈还在睡,那帮我盖上毯子的也只会有姐姐了……虽然我跟妈妈乱伦的事情已经被姐姐发现,但温柔的姐姐还是对我很体贴,让我心里暖暖的。

    只是我自从跟妈妈发生关系之后只在家里发作的恋丝袜癖,似乎又重新变得强烈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跟妈妈在浴室中疯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