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A -A

    持著放开我手之后的微妙距离,与我并肩的同行,慢慢的向回家的路上走去。我想开口向姐姐问些什么,却不知要如何启齿。

    交男女朋友是稀松平常的事,好像也轮不到我置喙。真的开口,我又要用什么立场问,是一个弟弟,一个家人,抑或是……?

    无声的空气停滞在这个短短的距离。我与姐姐就这样保持著凝结的沉默,一步一步的前行下去。

    那之后一天,在学校的我整日都发著严重的呆。

    虽然说原本上课失神的状况就已经很屡见不鲜了,但是连同学都看得出来今天的我是特别的离谱。英文老师叫我起来翻译句子,我回了个三角函数公式。历史老师叫我起来回答人名,我则跟他说了是温带大陆型气候。

    「雨扬,妳没问题吧?」

    「嗯。」

    「小扬,妳脑子烧坏了吗?」

    「喔。」

    「李雨扬老年痴呆了吧。」

    「啊。」

    「李淫扬女人玩太多得梅毒灌脑了吧。」

    「妈的,我不说话妳们把当玩具啊?!」

    一人赏了一个霸王肘全部打发滚蛋,我坐回座位打开福利社买的便当准备解决午餐,眼角却又瞄到上次递情书给我的那个小个子女生出现在了我们教室的门口。

    看她跟我其中一个杂碎同学说了点话,他点了点头之后就拉开嗓子大喊:「李雨扬情书外带!」

    「闪一边翻鸟蛋吧妳!」

    放倒了嫌命太长的杂鱼,我又跟著那个女生来到上次拿信给我的凤凰木下。

    虽然这次她只有一个人而已,不知怎么的,我却比她跟朋友两个人一起来更害怕了。

    「嗯,那个……我是一年四班的林于苹,上次的信妳看了吗?」

    「喔……嗯。」

    「那个……妳觉得怎样?」

    这个叫林于苹的一年级学妹低下了头,手紧紧的揪在一起,掐得自己的手都白了,看得出来很是紧张。

    「我我……阿……学妹啊,我这人其实很不怎样?」说真的我搞不好比学妹还紧张。

    清了清喉咙之后又说道:「成绩普普通通,说起脏话特溜,特长打屁睡觉,朋友全是杂碎……妳刚自己也看到了吧。」

    「可是妳不做作!」于苹学妹抬起了头,这句话异常的坚定。

    「我常在学校里面看到妳,虽然妳身边都是些……奇怪的朋友,但是妳很真的对待每个人,在妳身边就有种轻松的气氛,所以我才很……很……很那个……妳……」说著说著头又渐渐低了下去,两只小小的耳朵都红了起来。

    说真的,这学妹很可爱啊。身材虽然有点瘦小,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一头披肩秀发乌溜溜的,水灵的大眼睛骨碌碌的很讨人喜欢,想来也是个小美人胚子。

    只是今天的我不知怎的,就是浑身没劲,连直接开口说个好或不好的力气仿佛都提不起来。

    「我回去吃午饭了……」

    干!这是什么回答!?这话一说出口,连我都想狠狠巴自己后脑一下。人家信上只是说要做朋友啊?姑且不论没给一个明确的回答,连说个让我再考虑一下都没有,而是一个蠢到极点的。

    「我回去吃午饭了」……李雨扬妳他妈的杂碎啊!

    留著傻在原地的于苹学妹,我脑里带著后悔,脚上却一个转身毫不迟疑的往教室走去,走回教室门口接受了杂碎们干声四起的热烈欢迎,才回头瞥了一眼。

    在凤凰木下的小那个小身影,肩膀微微颤抖著,似乎正在轻轻的啜泣呢……

    晚上回家的我很反常的没有跟妈妈再次合体淫乐。虽然妈妈感到有点古怪,不过偶尔给身体放一天的假倒也无妨。我就坐在客厅搂著妈妈的腰静静的看著我同学弄来的盗版电影DVD便刑茎肛……咦?……

    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著天。仿佛是一天工作之后也真的累了,一双漂亮的眼睛越睁越小,终于到了几乎闭上的程度。

    妈妈睡著前紧紧靠著我的胸膛,说著:「上次那个跨国企划案,不知怎么对方交涉的代表突然决定无条件放行通过了,说明天要在岳阳饭店开包厢请我们代表吃个饭……妈妈尽快回家……」话没说完,就已经受不了瞌睡虫的侵袭,猫在我怀里沉沉睡去。对方交涉的代表?

    不就是当初说要妈妈陪睡的那个糟老头嘛?这样不会出问题吧……

    我百般无聊的看著电影,一边小心轻抚著妈妈下班后就没换下的细白丝袜美腿,趁著妈妈睡著的时候在手上贪点便宜。虽说平常也没少摸,不过睡著的时候偷摸也另外有一番滋味啊……

    坏坏的转著一些淫荡的想法,突然听到窗子外头滴答滴答的开始下起了雨。咦,姐姐还在学校哩,早上万里无云的大概不会想到要带伞出门吧?虽然雨并不大,但还是不太能够直接走回来。妈妈已经睡熟了又不好把她摇醒开车去接姐姐,那只好又是奴工出马,还是匹只会撑伞慢走的烂马……

    轻轻的将怀中睡得香甜的妈妈抱回了房间盖好了被子,顺便脱下了妈妈的贴身丝袜重重的闻了几下,嗯……然后就打著伞准备出门接姐姐回家。

    其实经过昨天晚上那件事之后,回家的路途上我跟姐姐都没有再说过半句话。

    到家了之后吃宵夜的时候也只是静静的啃完自己的份,就各自回房间做自己的事。

    按理来说我跟姐姐之间并没有什么好尷尬的,只是我就是想不到应该要说什么。

    或是说,是我什么都不想说。

    打著伞,在细雨之中走著熟悉的路到了姐姐的校门口,跟警卫打过招呼之后熟门熟路的就往姐姐的校舍走去。奇怪的是,一向都待在教室安静自习的姐姐,今天在我进了教室之后却找不到人。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姐姐的桌上仍然摆著参考书,挂在一旁的书包也都还在,这样人是去哪了?找到了同个楼层的厕所喊了姐姐,没人回答。

    下了楼,四处张望也看不到姐姐的身影,不安的我慌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静下心来,隐隐约约似乎能听到校园中遥远的一丛树林似乎传来些对话的声音,心急的我头也不回的淋著小雨跑向那个声音的来源,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拉扯。

    「是妳逼我的!今天我就让妳知道耍我的后果!」

    「不要!!!」

    高大的男孩转瞬将女孩从校园行道上推进阴暗的树林,压在女孩身上疯狂的开始撕扯著女孩身上的衣物。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在哭喊,双眼发红的我愤怒的狂奔而至,看准正在施暴的杂碎脑袋就是狠狠一个凶猛的勾拳。在根本没预料到会有人出现的情况下,中招的家伙整个人飞出去老远。

    我又迅速欺身迫近赏以一记由下至上灌注全力的踢击。喀擦一声,整个人又断线风箏般向上飞了起来。听那骨裂的声音,八成整个下巴都要碎成细砂了。

    落地的废物倒地不起,我又上前揪住他的衣领,积蓄了力量的右拳对准了他的脸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痛殴,把这废物扁到整个脸都溅著鲜血才又把拳头拉到最远弹射而出,把他揍到又飞出去撞在一棵树上滚下来才停止。

    制服上衣已形残破的雨心姐姐惊呆了的傻坐在地上,直到我已经把那杂碎痛宰到不成人形了,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收拾掉杂碎的我喘息著转过身来,看到姐姐挣扎著起身,不顾刚刚狂殴别人的右手还满沾著满满的鲜血,冲上前去就把姐姐紧紧的抱在怀里。

    有了依靠的姐姐仿佛紧张的情绪一口气纾解了下来,依偎著我的胸膛终于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这时的雨势开始逐渐的加大,将我们全身都打得湿淋淋的。

    我脱下外套披在姐姐的肩膀上,搂著姐姐惹人怜爱的身躯,轻抚著被雨浸湿的发丝,此时的我,仰著头紧闭双眼,对姐姐心疼得无以复加。

    「我……我不是想这样的……」姐姐不断的抽泣著,连带著说话也断断续续。

    「我以为他是个还不错的人,就答应他的要求只做个朋友……后来他越来越过份,要牵我的手,要亲我,要抱我,到我无法接受……避著他不见面,他就开始疯狂起来,一开始只是写信而已,后来变成天天来骚扰……然后到处跟人说我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娃。到我真的受不了了,决定找他说明白……就变成现在这样……」

    说著说著,姐姐的哭声更大了,倾盆大雨也掩盖不了姐姐凄厉的哭声。心如刀割的我只是搂著雨心姐姐,轻拍著姐姐的背安抚著她。我们就这样在雨中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只有彼此。

    时间流逝著,姐姐终于慢慢的停下了哭泣,紧靠著我的胸膛,抽噎的轻轻说著:「谢谢妳,小弟,幸好有妳,要不是妳,姐姐现在……」

    我低下头,不语的望著姐姐的脸,姐姐将双手倚在我的胸口。微微的抬起了头,然后,将小巧的嘴点在了我的唇上。

    雨点更大了。

    只是轻轻的一啄,姐姐的脸一瞬间就红了起来,然后就突然推开我整个人后退了一步,让我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我们走了……」

    姐姐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套。很快的转身向校舍小跑步而去。

    从身后看去,全身湿透的姐姐身上的玲瓏曲线异常的诱人,在制服裙之下,一双黑色透明裤袜包裹著的细长双腿与俏臀,更是引人犯罪。

    应该让人热血沸腾的。

    但是此刻的我一点色慾也没有。有的,只是不解的思考著到底姐姐的举动,到底代表了什么。

    收拾完书包之后,姐姐打著我带来的伞快步走著,刻意保持著离我两步的距离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家中。

    妈妈早已熟睡,自然不会发现到我们全身湿透的回到了家里。迅速的冲过了澡之后,姐姐一语不发的,又走回自己的房间。

    在推开门的同时,转身对著正准备走进浴室的我,幽幽的说著:「对不起,小弟,姐姐刚刚不应该……妳就……忘了吧……」然后就把门关上。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了。

    那个被我扁得半死的废物似乎没死。

    会知道这个是因为隔天放学回家的时候,没看到电视频道上面有什么校园中发现被痛殴致死的男学生之类的新闻。

    仔细想想其实我没什么干架的经验,但是昨天心里只想著保护姐姐,再加上怒急攻心,出手一时就有点失控。不过这家伙虽然没死,看起来住好长一阵子的院我看是免不了的。

    由于我是在下著雨的黑暗中偷袭的,他应该也记不清扁他的人长得怎样吧?我跟雨心姐姐长得一样,不晓得那废物会不会傻得以为是姐姐突然卯起来痛宰了他?想到这点就让人不禁邪恶的笑了起来。

    家里空无一人的感觉让人有点不习惯。昨天晚上妈妈睡著之前预告过了要去给那个色老头请吃饭。不过算一算时间,也超过了妈妈一般应酬的习惯时间。

    以往妈妈就算有饭局,也就是虚应一下就回家,大致上都不会晚过七点半到家。看了一下墻上的吊钟,都已经七点四十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不放心的拨了妈妈的手机,异常的,居然是关机。我很清楚妈妈用手机的习惯,就算是在开会中,至少也会转成震动。没电的状况则基本上从来没有过。

    心里感到紧张的我很快的拨通了妈妈公司里一个我认识的同事阿姨的手机,她则说妈妈六点下班之后就出去应酬了,好像公司只有妈妈一个人代表出席吧。

    「妳们公司在搞什么鬼啊!明明知道那个色老头对我妈心怀不轨还让她一个人出席,我妈出事情的话妳们全都不要想活!!」

    我心急的对著电话破口大骂,马上问了清楚那个色老头的名字跟公司,也感到事情严重的同事阿姨很快的向公司报备之后打了电话报警。一方面我则是十万火急的出门跑到大马路招了计程车就往岳阳饭店而去。

    一路上我催促著计程车司机赶快。虽然感到不耐烦,不过这司机的飆车技术也还真是一流,没花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岳阳饭店门口。我随手塞了几张钞票给司机喊了免找,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去。

    「有没有一个什么世昌实业的王秃头订了包厢之类的?」甫一进门我就著急的问著柜台小姐。

    「您说王总吗?他刚刚拿了钥匙回房间去了。」

    「他有没有带著一个大概这么高然后黑色长发穿米色套装的小姐?」

    「有的,那位小姐似乎是喝醉了……」

    「妳们这些白痴!那肯定是有问题啊!!他住哪个房间!?」

    「很抱歉,我们不能提供客人

推荐阅读: 无聊的冒险故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