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A -A

    ,正在揉捏女人紧缠住丝袜臀部的双手,狠狠的往他最爱的丝袜掐了下去,暴胀的阳具感受到女人的花心处仿佛有著千万只触手在挤压自己的龟头,忍不住再向前深深顶了进去。

    维持著这个姿势,一道致命的快感贯穿了男孩的全身,让他的马眼大开,痛快的从中激烈的喷射出一道道琼浆玉液,将亲生母亲的花径灌得满是热汁,并且不住的从两人合体的交口狂溢而出。

    这对乱伦男女配合度超高的在同一瞬间攀上了性爱的最高峰,同步的高潮让两人的心神化在了一起,藉著背德的近亲相姦到达情爱的最高境界。

    高潮过后的两条肉虫维持了同一个姿势好长的时间,几分钟过去之后才俩俩的回过气瘫软在沙发上。男孩将半软的阴茎抽出妈妈的花穴,一股混合了精液与女性蜜汁的性爱结合液体从其中汹涌的流出。

    「妳看看妳,」女人水漾的大眼睛责怪似的看著男孩,「又射这么多,简直是要让妈妈怀孕妳才甘心啊。」

    「嘿嘿,」男孩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每次跟妈妈做爱都射这么多啊,如果不是因为妈妈这么迷人,哪会让我射成这样啊……」

    「妳就贫嘴,」女人害羞得将小巧的脸靠近了男孩的胸膛,「好了,赶快收拾一下了。」

    「不嘛妈妈,我还想要继续插妈妈……」男孩不情愿的搓揉著母亲裹著黑色丝袜的大腿内侧,他知道这地方是妈妈的性感带,一碰这里她就会浑身酥软。女人浑身哆嗦了一阵。

    「乖……妈妈也好想跟妳继续做下去啊,只是妳姐姐快回来了,让她发现就不好了。」

    「好啦妈妈,都听妳的。」男孩于是将身子仍柔似无骨的母亲抱回了房间,将女人换洗的衣服都准备好之后,再将她抱进了浴室,然后退了出来,开始收拾两个人在客厅的剧烈战场。

    「好想跟妳一起继续干下去喔,妈妈……」男孩一边拿著布擦著被两人淫交所浸湿的沙发一边遗憾的说。「傻孩子,等妳姐姐不在家的时候,妳想怎样妈妈还不依妳嘛?」

    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让妈妈赶快将浴室的门关上,男孩也确定全身的衣服都穿好,这个同时,年轻女孩也正好推开门踏了进来

    「妈妈,小弟,我回来了……」

    我的名字叫作李雨扬,十八岁,生长在一个幼年丧父的家庭,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妈妈,以及一个跟我长得几乎一样的双胞胎姐姐。

    我姐姐长的并不像男人,相反的,她还非常的漂亮。

    也就是说,我他妈的居然长得像女人……

    在旁人的眼中,我们家是个虽然少了个主持的男人却相当普通,并且幸福的单亲家庭。

    那只是表象。

    在一连串的意外事件,或说是我恶魔般的色慾催动下,守寡了十几年的美丽妈妈与我发生了无法挽回的肉体关系。

    并不像一般所想的社会新闻一样闹上了警局或法院然后是报纸的社会版头条,而是妈妈与我,两个渴求性爱的野兽因此堕入了不可自拔的乱伦漩涡,这个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急,让母子两人都深深的陷入了背德的泥沼,而这个漩涡的中心人物,就快要将家庭中另一个成员,无辜的双胞胎姐姐给卷入。

    「小弟妳嘴巴喃喃自语的在念些什么啊。」

    「喔没有啦,最近在写网路小说,想说打完字念一下润一润稿。」

    「什么样的小说啊?」

    「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幸福家庭中发生的趣事之类。」

    「怎么好像会是平平淡淡的什么高潮都没有的小说?」

    「有喔,高潮迭起的,有时候还连续两三个高潮。」

    「这么好看写完记得让我瞧瞧……妳再不出来吃消夜,就快凉了啊。」

    「喔好……」

    相当糟糕,姐姐不敲门的习惯怎么说她就是改不掉,总说姐弟之间不该有什么秘密,所以不论什么时候或是我在干啥,总是推了门就进来。

    幸好本人的耳朵相当灵敏,听到姐姐的脚步声就会赶忙停下手上的工作,手上的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打打黄色小说之类的……

    刚刚一时太过投入,没听到姐姐靠近房间的声音真是危险万分……什么妳说打枪打炮之类的?有了妈妈我何必打枪啊,打炮也不会蠢到姐姐在家的时候打吧!

    妈妈已经洗完澡早早去睡,乍看之下只是工作太累了所以七早八早就上床睡觉,只有我知道,妈妈是被我干得体力透支必须早眠了……也因此,在饭厅吃宵夜的只有我跟姐姐两个。

    高三的姐姐每天都待在学校晚自习,有时候过了时间太晚回来,妈妈还会催促我到学校去接姐姐。跟我这种成绩不上不下只靠长相的人不一样,姐姐读的是我们当地的一所明星高中,还待在其中一个升学的重点班级,功课好得不像话,平常在校的总成绩不是前五也有前十,从不用妈妈担心。

    我的成绩妈妈则早就已经放弃了,反正以后考得上大学就好,与其担心我的成绩不如担心我的鸡鸡……

    姐姐知道我还在发育,回家的时候如果时间不是太晚,经过夜市的时候还会顺便帮我带点吃的回来。也因此在妈妈最近都早睡的情况下,晚上十点之后基本上就是我跟姐姐两个人专属的宵夜时间。

    我们经常趁著这段时间聊著在各自的学校里所发生的趣事,毕竟在姐姐上了高三之后,除了这段时间之外,我们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相处时间,早上姐姐都最早起就出门早自习,白天在学校的时间就不用说了。

    就连回家洗过澡之后,姐姐都还要再读点书才睡觉。明明是双胞胎长得又很像,怎么脑子里面装的东西差这么多?在我眼中的姐姐除了读书就是读书,我则是满脑子除了色情还是色情。

    「小弟我记得妳过阵子要段考是不是?」姐姐秀气的小嘴吸了一口面汤,抬起头来问我。

    「喔……好像有这回事吧。」

    「喂喂,认真点啊,有没有什么不会的赶快问我,不然下次妈妈看到妳成绩单又要叹气了。」

    我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哎……还好啦,就上次问妳那个公式有点搞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今天上课的时候被老师叫起来又答不出来。」

    「妳唷!」姐姐轻轻敲了下我的头。怎么爱敲我头这习惯跟妈妈好像?

    「我再跟妳讲一次,这次认真点听。」说罢,姐姐起身到客厅,在自己的书包里面摸了摸,拿出了一本粉红色的漂亮笔记本走了回来。

    一时间笔记本没拿好掉到了地上,还从笔记本之中跌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信封,正好滑落在我的脚边,低头一看,上面写著:给李雨心。

    「别看别看!」姐姐慌张的冲了过来蹲下捡拾那个信封。

    一时之间深蓝色的制服裙下方,一双细长的美腿穿著黑色亮光裤袜的神秘三角地带,正好被我看个正著。因为天气冷的关系,所有的学校都已经换穿冬季制服,可以选择穿裤装,但是姐姐还是继续穿裙子。

    她喜欢在制服裙底下再穿上一层保暖的黑色裤袜,由于这也是妈妈喜欢穿……或说是我喜欢她被我干的时候穿著的裤袜种类,因此妈妈衣橱里有不少双,姐姐往往就直接从妈妈那儿拿她要的裤袜来穿。

    不巧的是,那些裤袜很多都是妈妈跟我做爱的时候穿过的,只是洗过了之后看不出来而已。不然,我还在其中好几双丝袜上面喷射过我浓浓的精液呢……

    眼睛看著,脑里想著,裤子里也不知不觉的涨著。还是暂时甩开了思绪里的淫念开口问了姐姐:「那是什么啊……给李雨心,呵呵,是谁写情书给妳嘛?」

    「哎唷!别问啦!」姐姐俏脸一红,把那个信封夹回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就一堆无聊男生而已。」

    「是一堆不是一个喔,所以意思是有一大票雨心亲卫队就是了?」我带著饶富兴味的笑容问道。

    「讨厌!妳别问啦!喏!这一个公式啊……」姐姐虽然脸颊仍然羞得红扑扑的,还是很迅速翻开笔记本其中一页,逃避似的开始讲解起那个我所询问的数学公式。

    但看到刚刚那封给姐姐的情书,我的心绪一下子乱了起来,精神也无法集中在那条数学公式上面。其实会收到情书一定不意外的。姐姐长的很秀气,五官基本上遗传了妈妈跟爸爸优良的血统。

    轻飘飘的长发总是随著微风无重般的飘逸,原就细细的眉毛在妈妈帮忙修整过之后显得更加的清丽,一双大大的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惹人怜爱,小巧的鼻子却有挺拔的鼻梁,两片嘴唇小小薄薄的,总是带著漂亮的粉红色,也像妈妈一样嘴角微微的上扬,像只可爱的小猫……

    ……等等,这些五官特征我也都有哩,怎么当我想起这一点时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高二的我已经一百七十八公分,姐姐虽然比我矮了一些,但是也有一百七十二公分的高挑身材。细瘦的身型乍看之下很弱不禁风,虽然不像妈妈是个巨乳细腰加丰臀的性感肉弹,其实该有肉的部位也绝不含糊。

    虽然不清楚详细的三围尺寸,但在家穿著比较清凉的家居服时,也可以看出其实在薄薄的衣衫之下是相当的汹涌澎湃啊。

    尤其是一双修长的美腿,腰身比我还高不说,细长之余却又秾纤合度,不仅在家穿著短裤时,整条白嫩嫩的雪白长腿吸引我的目光,穿上跟妈妈一样的黑色裤袜时,更是引人遐思。

    好几次看到穿著制服裙与黑色丝绒裤袜的姐姐毫无防备的弯腰捡取东西,翘著那个形状美妙的俏臀,都让我裤裆中的巨兽膨胀得无以复加。

    如果能将这样美丽的姐姐推倒在床上,揉著那双柔若无骨的美腿,用力的撕开黑色裤袜,从甜美的私密处将我巨大的鸡巴插入……

    「小……小弟,妳怎么流鼻血了?!」

    「哎,想必是晚上妈妈煮的海鲜大餐太补了吧……」

    慌张的姐姐抽了餐桌上的面纸,起身为我堵住了鼻孔的血流,另一只手贴在我额头侧面上让我低头向下,担心的看顾著我。

    在如此接近的距离内,似乎都能闻到姐姐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因为低著头,却反而能一直毫无顾忌的看著姐姐穿著一双细丝黑袜的美腿,让我的心跳更加速了起来。

    见我的鼻血一时没有停止的跡象,姐姐慌张的站得更近了些,完全没有注意到两条美丽的小腿就直接跟我穿短裤的腿紧紧贴在了一起。

    喔,我的天啊……

    细致的触感像是一阵强烈电流般从我的小腿上传来,正在心慌的姐姐还不经意的蹭了几下,我的皮肤与姐姐腿上丝袜的摩擦让人心醉神迷,快感阵阵传来,使得我跨下的肉茎整个迅速的撑起了帐篷,鼻血当然就越流越猛了。

    就这样暂时多流点血多留点时间,也不错啊。

    就像当初意识到每天都能见到的妈妈是个「女人」的事实,我也开始注意到了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姐姐,也是个「女人」的事实。

    大概到上国中之前,我与雨心姐姐还亲密的每天一起洗澡。当时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却已经注意到姐姐的身体有著与自己不一样的地方。我长著小鸡鸡的地方,姐姐却只有一片平坦。而原本与我完全一样的胸部却开始一天一天慢慢的长大,屁股也开始变得有肉了起来。

    犹记得小学四年级某天早上起来发现了自已会勃起的现象,在与姐姐一起洗澡的时侯,益发的明显了起来。尤其是在姐姐脱下衣服的一瞬间,看到姐姐逐渐发育的身体以及全身嫩白的肌肤,就会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

    当时对自己身体还不了解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觉得在小鸡鸡变大的时候洗它,会觉得痒痒的而已。姐姐当时也天真的觉得弟弟只是比自己多个尿尿的时候可以瞄准的东西而已。

    在姐姐因为我晚读而先我一年进入国中之后,由于放学时间不同加上了开始补习,回家的时间基本上已经大大的错开,不知不觉间,就再也没有一起洗澡的机会。

    在课堂上发呆想著这些不著边际的儿时记忆,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怎么觉得早上上课才刚偷吃过福利社的鲁肉饭,没多久就已经又要吃午饭了?

    「李雨扬外找!」

    同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回过头去看著发声的方向,叫我的同学坐在教室窗口,外头站著两个不知道哪一班的女生,扭扭捏捏的互相向前推著。

    我不知所以的起身向教室外走去,两个女生一看我走出来,其中一个就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李雨扬同学,可以到那边树下讲一下话嘛?」

    「喔,什么事啊?」傻楞楞的我就跟著两个女生慢慢的走到了离教室不远处的一颗凤凰木

推荐阅读: 无聊的冒险故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