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A -A

    满爆发力的强力撞击。

    硕大的乳房随著我无间断的抽插运动而摇晃个不停,裹著丝袜的小巧脚趾则是被快感冲击到整个弓曲了起来。

    我将肉棒短暂的抽离了妈妈的身体,将妈妈诱人的躯体整个翻过来变成小狗交配似的体位,再紧捏著妈妈穿著亮光裤袜的屁股,从迷人的花穴中再次将十八公分长的性爱凶器狠狠贯入。

    「喔喔啊!好深好深!小扬插得好深,妈咪好舒服,用力,用力啊!」

    从背后的体位插入妈妈,不仅可以揉捏妈妈裹著薄薄丝袜充满弹性的屁股,还可以以更加深入的角度疯狂冲击妈妈的阴道。我感觉到每次全力的冲击都会在最深处顶到不知道什么,我想那就是妈妈的花心了吧。

    伴随著我每一次阳具的狠力撞击,妈妈已经被我干得披头散发叫天叫地,红润的小猫嘴也不自觉的流出快感不断而无法控制的口水。

    妈咪的阴道紧缩得离谱,比起手淫或是口交,都更让我的肉棒有致命的性爱快感。以这个姿势狂干妈妈,两颗巨大的奶子也像钟摆一样前后剧烈摇晃个不停,让我从后方看得心神荡漾。

    「妈咪,你好紧唷,夹得我的小鸡鸡爽死了!」

    「宝贝……你好大好粗啊……啊啊……干得妈咪……啊啊啊啊啊……干死妈咪啊!」

    妈咪的淫声浪语仿佛催促著我干更用力些。今晚才初体验的我不懂得控制力道,也不懂啥抽送的技巧,纯粹就是以一身蛮劲狂抽猛送。

    幸好守寡几十年的妈妈因为太久没有做爱,似乎特别享受儿子猛虎般的汹涌冲撞。我左手捏住妈咪的屁股继续搓揉著紧贴在上的柔细丝袜,右手则伸到妈妈的胸前用力的掏取下垂的巨大乳房。

    此时的妈妈同时接受多方面的刺激,电流般的快感不受控制的流窜著全身,尤其是小穴深处的嫩肉不断的受到儿子凶恶阴茎的刺击,柔嫩的内壁紧紧的缠绕在肉棒之上,让性交双方都逐渐的攀上了性爱的最高峰。

    「妈妈……我爱你……我爱你的大奶子,喔喔喔……我爱你的小穴穴,我爱你的丝袜腿,我爱天天干你!!」

    「妈咪也好爱你……让小扬天天干我,妈妈天天都让你……啊啊……天天都让你干丝袜腿,天天让你干穴……啊啊!」

    妈咪已经随著我的猛击,胡言乱语了起来,平常的矜持也已经不知道被拋到哪里,现在在我胯下的这具肉体,只是一个渴求亲生儿子阳具狂干的乱伦淫母。

    「喔喔……喔喔……到……到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妈妈的蜜处在我巨茎的抽插下,快感源源不断的冒出来,妈妈再也禁不住烧烫火棒的持续刺激,张大了嘴,高声的呻吟了起来。

    伴随著绵长的呻吟声,我感到妈妈的内壁超越极限的紧缩了起来,将我的肉棒夹得快要断掉,不仅仅是阴道口的括约肌紧收了起来。

    尤其是花心处,龟头不断撞击的地方更是像被好几十公斤的力量紧紧箍住似的,此时在花心深处有一股热烫的液体喷了出来,浇得我的龟头一阵舒爽,原本就已经肿得离谱的龟头瞬间更是到达了生命中的最大极限。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股强烈的快感贯穿了脊髓,快速的重重轰击了几下后,猛地把肉茎往妈妈的最深处里一插,第二发炙热的精液洪水奔腾般的一口气全部喷射进妈妈的子宫深处。

    而原本已经到达高潮的妈妈,随著我这一波源源不断的精液激射,身子猛往上一抬,伸出右手反勾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张大了漂亮的水亮眼睛与嘴巴,说不出半句话的停在了那个角度,身体内部则不断的颤动著,持续承受著儿子爆发性的射击,再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强烈性高潮。

    我的身体已全部不听使唤,只有大开的马眼汹涌的向妈妈的花心激射出精液,灌溉著久未经人开採的秘密花园,仿佛永远不会停歇,精神已经飘到不知道哪里,我想这一刻可能就是天堂吧!

    我们母子两人停在这个姿势持续了好几分钟,高潮才缓缓退去而倒在床上。妈妈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气。

    我则是维持著一手抓著妈妈钟乳以及裤袜屁股的状态重重的压在妈妈的身后。过了许久,我巨大的阳具终于消了下来。

    我便顺著满满的体液退出了妈妈的阴道,波的一声,好像栓塞被拔掉似的,一大堆又白又稠的液体伴随著我的抽出而倾洩了出来,流的整个床铺都是。

    我对于这个吓人的精液量有点吃惊,这好像是我的弹药库满装的情况下连续射精个七八次以上才会有这么多,也许是加上妈妈高潮时所喷射出的淫水吧!

    「妈妈,」回过气来,我将肉棒缓缓放在妈妈的两条丝袜腿中间夹了起来,享受著被光滑柔顺的丝绸紧夹的触感,开口向妈妈说话。

    「妈妈舒服嘛?」

    妈妈回过头来吻了我一下,脸羞红的说著:「舒服死了!我的小心肝好厉害啊,又粗又大干得又猛。一开始胀得好痛,后来就弄得妈妈舒服得要死。而且你射那两次精,多的好离谱,好像有根水管伸进妈妈的下面在喷射热水,射在妈妈里面的感觉好舒服好舒服,都快要飞上天了,没想到我的宝贝儿子居然射得了那么多。」

    妈妈停了一下又小小声的说:「妈妈好喜欢你射一大堆精液在我里面的感觉……」

    「妈咪我爱死你了!」我狠狠的吻著妈咪的嘴。早就已经幻想今天的情境很久,只是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第一次性经验的对象居然会是自己的妈妈。

    妈妈这么美丽动人,长久以来都是只敢作幻想的对象,今天妈妈自己投怀送抱,这种母子乱伦的背德快感,又淫乱又刺激。

    妈妈清秀的脸孔,魔鬼般的动人曲线,还有腿上裹著的透明丝袜,抽送时娇喘不断的呻吟,在在都让人爽快得不能自己,我想我真的爱上跟妈妈乱伦做爱的感觉了。

    「以后我们还可以再这样嘛?」我紧抱著妈妈在妈妈的耳畔问著,妈妈娇羞的缩在我的怀里。

    「臭小扬,妈妈被你干得爽快的都快要死掉了,还问妈妈可不可以再这样?」让我忍不住又用力的吻上妈妈的小嘴唇。

    「对了妈妈,你会不会怀孕啊?」沉醉在与妈妈的柔情里,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我全部都射在你里面了,会不会出问题啊?」

    「你到现在才想起来唷!」妈妈轻笑著咬咬我的嘴唇。

    「今天妈妈安全期,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以后妈妈再吃避孕药就好了。」

    「一直吃避孕药会不会不好啊?」

    「那没关系的,主要是……」妈妈顿了下后小声的说道:「刚说过妈妈喜欢你用力射在我身体里面的感觉……」

    我紧紧的抱著怀中的美人,心里的满足真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也许母子之间的爱到达最高点,就是昇华成乱伦性交的结果吧!

    「喔喔,喔喔……干我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个放学后傍晚的日子,一回到家还来不及脱掉鞋子,我就冲进了厨房逮住了正要逃跑的妈妈,手脚俐落的将妈妈压在餐桌上,一边拉下自己的长裤拉链一边在妈妈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丝裤袜上撕开一个裂缝。

    连前戏都没做就直接挺著肉茎捅进了妈妈的最深处,因为我知道只要一到我放学时间,妈妈就已经下身湿透著随时等待我回家来干她。

    一开始我撕开裤袜之后还需要拨开丁字裤才能把性爱凶器压进妈妈的花穴,后来妈妈已经养成回家之后下身就只穿一条裤袜的习惯,随时等待著儿子回家与她展开母子相姦的淫乱交配。

    从身后掏出著妈妈衬衫里的两颗丰满圆润的乳房,快乐的抓弄了起来。也顺便踢掉了长裤让我的下身在姦淫妈妈的白虎穴时还可以享受跟她的裤袜紧贴在一起的柔顺快感。

    「啊啊……」妈妈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水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无限妩媚的的娇色。她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不断放纵自己享受著长相秀气的儿子不符合外貌的一次次凶恶刺击。

    「妈妈好色啊,一插进去就开始叫个不停了呢!」我将妈妈裹著黑色丝绒裤袜的双腿搁上了自己的腰,妈妈也很配合的自动用力将双腿缠了上来,疯狂渴求著儿子继续的姦干自己。

    「还不都是你啊啊啊……你好坏……我的宝贝好坏又好会干……啊啊你插得我都快要死了,再用力用力啊啊啊……」

    妈妈的叫声越来越高亢了起来,随著妈妈声嘶力竭的浪叫声,两个乳球在胸前让人晕眩的不停晃荡著,穿著丝袜的修长双腿越缠越紧。

    终于在我俩交媾的最高潮夹到了极限,将我的淫慾催到了最高点,逼得我的龟头深入到妈妈的腹中,穿过了花心到达了子宫,喷射出大量充满淫慾的热汁,到妈妈的秘密花园都装不下,而开始从我的肉棒跟妈妈的阴道口交界处开始外流的地步。

    把妈妈的花心也烫的再次迎接了一次疯狂的高潮,也再次不顾形象的高声尖叫了起来,美丽的眼眸也流下了愉悦过度而无法承受的甜美泪水。

    淫母与狼子两个追求乱伦性爱的野兽仿佛因为这波高潮而融化在一起,永不分离。

    就在我们到达巔峰之后,我将妈妈轻轻放在餐桌上,右手轻扶著妈妈的腰,左手则继续不停的在妈妈穿著黑绒裤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慢慢回复著呼吸。

    此时却听到了门外有钥匙插进匙孔并开始转动的声音,我连忙将妈妈放下来推回房间,自己则慌张的穿上长裤拿起抹布擦拭著餐桌装作一切正常。

    「我回来了!」

    不知怎么这时间应该要晚自习的姊姊推开门回来了,因为天冷而穿著黑色裤袜的姊姊,那与我几乎一样的脸孔,凹凸有致的身材与那纤细的美腿在我的眼中突然跟妈妈的身影重叠了起来。

    「姐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啊?」我平整著呼吸装作镇定的问。

    「今天学校停电所以没办法晚自习……小弟你拉链干嘛不拉啊?」

    姊姊一说我才慌张的将拉链拉上。幸好肉棒已经软了下来,不然凶猛的男根如果还是原状的话姊姊不发现异状才奇怪哩。

    姊姊说罢便回房更换衣服,我从后方瞇著眼睛端详著姐姐的美好身体,已经尝过肉味的阳具又不受控制的挺立了起来。

    原来,姐姐也有双漂亮的丝袜腿,是个做爱的好对象呢……

    畸情~(2)姐姐的美腿

    一户寻常民宅的客厅里,传来阵阵肉体剧烈碰撞的打击声。伴随著噗哧噗哧的水流响声的,是一对男女不住喘息的淫靡交响乐。

    「呼……呼,好深啊……啊啊啊啊,宝贝,再用力点,捅死妈妈……」

    「妈妈!妳的小穴实在太紧了,我干得好舒畅啊啊……」

    年轻男孩叹息著将沙发上年轻妇人全身赤裸,却只裹著黑色亮光裤袜的小脚扛上了肩膀。一边将嘴巴吻上了致密的丝袜小腿,边用力的在手掌使劲揉著年轻妇人紧贴著裤袜丰满的臀部。

    一阵阵疯狂的抽送,让女人无毛的光滑私密处淫水不断溢出,狠狠的喷溅在沙发之上。35D的雪白双乳也随著男孩下体抽送的节奏而不断前后摆动。

    「喔喔……妈妈的奶子好漂亮啊,又大又白的,怎么都吃不腻呢!」说罢,男孩低下头来轻轻含住了不是一个三十多已婚岁女人所应该有的粉红色坚挺蓓蕾,舌头一阵乱舔,让跨下所谓的妈妈感觉到丰硕的胸口传来一阵阵急促的电流,电得她仰起了头甜美的呻吟了起来。

    男孩嘴里含著粉红的樱桃,与他清秀的长相不符,下身的凶茎残暴的刺击著妈妈的花园,越捅越深,直让妈妈舒爽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双手也不闲著,不嫌烦的用力的在妈妈穿著黑色丝袜的美腿上不住来回抚摸,仿佛可以摸出什么宝藏似的。

    「宝贝……干,干快一点,妳姐姐快要回家了……」妈妈秀美的脸庞露出了既是愉快又是痛苦的神情,催促著正在与她进行乱伦淫戏的男孩。

    男孩的脸上带著稚气,却有种不知何处来的蛮劲,每每都用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捅进女人阴道的狠劲抽送著自己的母亲,不断进行活塞运动的阳具之下,两颗硕大的睾丸持续的撞击著女人湿糊的下体,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客厅,听得妈妈更是一阵脸红。

    「哦哦……淫荡的妈妈,我,我快来了……要我射在哪里啊?」

    「射进去!射在妈妈的小穴里!让妈妈怀孕!让妈妈帮妳生个孩子……宝贝……啊啊……妳好会干穴,妈妈给妳干死了,死了,要死了,怀孕了啊啊…………!」

    「喔喔喔,妈妈,妳的小穴在吸我!来了……来了,我射了啊啊啊啊啊啊!」

    男孩发出一阵狂吼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