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佳人】第三十七节:瑾儿水生

+A -A

    【第三十七章瑾儿水生】

    喜欢的瑾儿姐姐在耳边吐气如兰,再听到她那罕见的露骨字眼,邵水生的脸

    腾的一下就红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如天仙女神般的瑾儿姐姐,竟会说出这样的字眼出来。

    「瑾……瑾儿姐姐……」

    司马瑾儿的红唇离开他的耳珠,来到了他的脸侧,一边轻吻,一边追问,「

    水生回答姐姐,你知道男人在床上,都是怎么操他们老婆的吗?」

    邵水生轻轻喘着气,摇了摇头,「水生不知道……」

    「水生想知道吗?」

    邵水生「嗯」

    了一声,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看向司马瑾儿:「想。」

    他想起了那个一直欺辱他的老乞丐,有一天口沫横飞地跟另外几个乞丐炫耀

    ,他曾逛过夏国最大最好的青楼。

    「那婆娘脱了衣服,身子别提有多嫩了,老子硬是趴她身上一整夜,把她操

    得死去活来,爽到上天,在她身上射了三四遍,第二天起床鸡巴都疼死了!」

    几个男人当时露出的猥琐销魂神情,与那老乞丐的话,一直深深印在邵水生

    脑海中。

    那个时候,他每日都会蹲点于一些大户人家的门前,乞怜能得到几口剩饭。

    偶尔那些富家小姐打扮得花枝招展,巧笑倩兮地从他面前走过,他就想起老

    乞丐的话,幻想着那些漂亮的小姐们脱光衣服会是什么样。

    随着年龄渐长,那种对年轻女性身体的那种朦胧的好奇,也在与日俱増。

    司马瑾儿红唇一扬,在邵水生的唇上轻啄几下,如皓月般的美眸,陡然蒙上

    一层春意。

    「那水生……又想不想在床上体验一番……怎么操姐姐呢?」

    邵水生瞪大了眼睛,他结结巴巴,一脸地难以置信。

    「操……操瑾儿姐姐?水……水生可以吗……」

    司马瑾儿轻声反问道,「水生现在是姐姐的老公,老公在床上操老婆,是天

    经地义,为什么不可以?」

    单单是司马瑾儿轻描澹写的几句话,便让邵水生听得脸红耳赤,浑身一阵燥

    热。

    他今年已经十五岁了,照正常来讲,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对性事都该有了

    基本的了解。

    然而数年的乞讨生涯,不仅令邵水生彻底失去正常安逸的成长环境,也让他

    没有机会亲近任何异性。

    司马瑾儿充满诱惑的言语,就像给他打开了一扇,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打

    开的大门。

    他这就要……能操女人了吗?而且对象还是美若天仙般的瑾儿姐姐。

    邵水生一颗心剧烈地狂跳着,脸色也红到了后耳与脖子根,他既激动又是不

    安。

    「水生……水生想操瑾儿姐姐……瑾儿姐姐教教水生……」

    「说起来,这是水生的第一次吧。」

    司马瑾儿红唇轻抿,俏脸妩媚地道,「抱姐姐到床上去吧。」

    「哦,哦……」

    邵水生笨拙地将司马瑾儿拦腰抱起,往房间内里走去,不一会儿,便将她放

    在那散发着澹澹芳香的大床上。

    司马瑾儿纤手一拉,便将邵水生拉入自己怀中。

    隔着司马瑾儿浅绿色的丝质长裙,邵水生整个人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

    「嗯……」

    司马瑾儿伸开玉手,顺势将邵水生紧紧搂住,她随后仰起螓首,发出一声柔

    腻的轻吟。

    「还不吻姐姐。」

    「是,瑾儿姐姐。」

    邵水生连忙张开嘴,对着司马瑾儿那小巧诱人的红唇亲了下去。

    上一回,邵水生与司马瑾儿相吻了很长时间,他起初生涩笨拙,连回应都不

    知该怎么回应。

    但在司马瑾儿娴熟的教导下,邵水生很快就掌握到了诀窍,不仅跟他的瑾儿

    姐姐吻得有去有来,一条舌头还灵活地在她嘴里四处舔逗。

    像现在这般,邵水生压着司马瑾儿与她唇舌交缠在一起,单看他熟练的动作

    ,很难想像前两天他在这方面还是个生涩的初哥。

    两人紧搂在一起,热吻了片刻功夫后,邵水生苦着小脸,有些难以启齿地道。

    「瑾儿姐姐……水生……水生的鸡鸡好难受……」

    这么亲密地压着他的瑾儿姐姐,对邵水生而言尚是第一次,即便两人之间还

    有他的衣服,与司马瑾儿薄薄的丝质长裙相隔,但后者胴体的柔软动人触感,依

    然毫无保留地传达到邵水生身上来。

    司马瑾儿感觉到一根火烫的坚硬肉棒,正紧紧地抵在她的小腹处。

    「水生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般叫鸡鸡……」

    她玉手捧着邵水生的脸,红唇火辣辣地在他脸上印了印,跟着在他耳旁,香

    唇轻吐,「水生可以称它肉棒,也可以叫它鸡巴……」

    司马瑾儿三言两语,顿时令邵水生硬得更是发疼,他哭丧着脸般道,「瑾儿

    姐姐,水生的鸡巴……硬得好难受……」

    「那水生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衣服脱了,然后为姐姐宽衣?」

    邵水生先是一愣,接着脸上一喜,将身上的衣物迅速地扒光,一根不大但显

    得很挺翘的肉棒,直直地挺立在他胯间,圆润的龟头几乎快要贴到肚脐眼,令他

    身下的司马瑾儿看得美眸微微一亮。

    邵水生咽了咽喉咙,颤抖着双手,开始缓缓地脱起了司马瑾儿的衣裙。

    「瑾儿姐姐……身上好香……」

    「水生喜欢吗?」

    「嗯,喜欢……姐姐真好闻,水生……太喜欢了。」

    司马瑾儿感觉他的声音都在发抖,手也颤个不停。

    他的动作很笨拙,对比脱他自己衣服时的迅速,从未给女人脱过衣裳,他的

    动作显得很不利索,频频出错。

    当邵水生褪下她的腰带,褪去她的丝质外裙,褪下她那双湖绿色绣鞋后,他

    整个人完全看呆了眼。

    「瑾……瑾儿姐姐……你太美了……」

    只见司马瑾儿那饱满挺俏的玉乳,将白色的肚兜高高地撑起,系往裸背的带

    子,露出的一小截乳肉雪白剔透;白色的丝绸里裤,一抹芳草若隐若现;再往下

    ,没有了长裙遮裹的一双玉腿修长丰嫩,小腿圆润,玉足玲珑。

    「姐姐好看吗?」

    「好看,太好看了……」

    邵水生看得眼睛发直,语无伦次,「姐姐的身上简直太香了……」

    他颤抖地握上司马瑾儿包裹着雪白短袜的玉足,激动得不能已。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小脚,抚摸上去,只觉得她的小脚精致无比,触

    感柔滑香嫩。

    一丝若有若无的芳香,从他手握的玉足飘散出来,那诱人的气息,更刺激得

    他胯下那根肉棒更加坚硬。

    「姐姐的脚漂亮吗?」

    邵水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很漂亮!」

    司马瑾儿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双脚,知他也如大部分男人般,对女性

    的双足有一种另类的喜爱,顿时轻轻抬起一条美腿,将另外那只玉足送至他面前。

    「水生喜欢?那倒亲亲姐姐几下吧。」

    邵水生紧喘几口气,随后嘴巴张开,将司马瑾儿送至他眼前的玉足,一口含

    进嘴里,迷恋不已地舔吻了起来。

    足心足背乃至玉趾上传来的丝丝痒意,让司马瑾儿不禁微微闭上美目。

    她经历的几个男人,都喜欢她的玉足。

    不管是张延明也好,沂王也罢,每次与她行欢之前,都会像邵水生这般迷醉

    地把玩她的双足。

    邵水生舔吻得如痴如醉,司马瑾儿另一只脚从他手上离开,轻轻移到他胯间

    ,搭上他那根翘首以待的坚硬肉棒。

    「嘶……啊……瑾……瑾儿姐姐……水生好舒服……」

    轻轻一搓,便让邵水生直吸冷气。

    司马瑾儿很了解男人的癖好,知道怎样能最大限度地刺激他们的情欲。

    在她小脚的搓弄下,很快她感觉到脚下的肉棒越发火烫,邵水生的呼吸也开

    始变得粗重。

    她脱掉了身上剩余的衣物,雪白晶莹的乳峰,粉红的嫩穴,令邵水生看得颤

    抖不已。

    「瑾儿姐姐的奶……好白,好漂亮……」

    他颤颤地摸了上去,入手饱满圆润,五根手指像陷入到一堆凝脂中,柔嫩到

    难以形容。

    邵水生随后像个小孩子般,两手各抓着司马瑾儿一只美乳,兴奋得又揉又捏。

    她坚挺的两颗乳球,在邵水生不大的手掌里,不断地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那樱红的两颗粉嫩乳头,像点缀于雪峰上的两颗红宝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邵水生哪还忍得住,一手一个,对着司马瑾儿的嫩乳又搓又吮,不停地玩弄

    着。

    待到司马瑾儿的双乳被他揉得全是红色的指痕,以及上面沾满了口水后,邵

    水生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嘴。

    沿着司马瑾儿的小腹往下,她那粉嫩的花穴看得邵水生移不开眼睛,「这…

    …这就是瑾儿姐姐尿尿的地方吗……」

    此刻的邵水生,看得下身硬得发疼。

    「瑾儿姐姐……水生忍不住了……水生想操你,水生想操瑾儿姐姐……」

    美人横陈,邵水生未经人事,哪经得住眼前这般刺激,何况对象还是司马瑾

    儿这样的倾城绝色,人间尤物。

    他鼻中不断喷出炽热的气息,弄得司马瑾儿周身开始燥热起来。

    「那水生还等什么,赶紧用你的肉棒……狠狠地肏姐姐吧……」

    在邵水生逐渐瞪大的双目中,司马瑾儿纤指移至花穴口处,将她粉嫩的花唇

    分开,露出湿润的玉穴入口。

    到了这最为紧要的关头,邵水生却彷徨不前地道:「瑾儿姐姐……水生……

    水生该怎么做……」

    司马瑾儿只好伸出玉手,抓住邵水生胯间挺翘的阳根,温柔地引导他至已湿

    润的玉穴口。

    「好了水生,腰轻轻动,进来吧。」

    邵水生听话地将腰身往前轻轻一动,下一刻,全便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陷入一

    片软腻的嫩肉中,非常的紧,也说不出的舒服。

    「瑾儿姐姐,好暖,好舒服……」

    他低着头,望着已进去大半的整个龟头,小脸已经舒爽得有些颤抖了,「瑾

    儿姐姐,水生要进去了……」

    说罢,他几乎是片刻也没法再等待,小腰一挺,那根仍显有些稚气的肉棒终

    于长驱直入。

    「嗯……」

    「啊……」

    司马瑾儿与邵水生不约而同地发出满足的呻吟。

    当进入到司马瑾儿体内的一瞬间,邵水生只觉得自己的鸡鸡被一团紧腻软滑

    的嫩肉,全方位紧紧地包裹着,剧烈的快感从尾椎骨往脑门上窜,让他忍不住一

    阵哆嗦。

    「啊……瑾儿姐姐,怎……怎么会这么舒服……水生的鸡鸡太舒服了……」

    邵水生赤裸的瘦小身躯趴伏在司马瑾儿身上,他虽没有任何经验,但那种鸡

    鸡被紧紧包住的感觉,难受得让他不由自主地在司马瑾儿身上开始动作,快感顿

    时更加勐烈了。

    「太好了……水生正在操瑾儿姐姐……水生正在操着瑾儿姐姐……啊,水生

    好舒服……」

    「嗯,啊……」

    随着邵水生生涩的挺动,他听到身下的瑾儿姐姐开始发出一声声软腻的呻吟

    声,「瑾儿姐姐,你叫的真好听……再叫……再叫……」

    「啊……啊……水生好厉害……」

    「啪啪啪啪……」

    「啊……啊,瑾儿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好奇怪的感觉……水生好像,好

    像要尿了……啊,啊……瑾儿姐姐……水生要尿了……」

    邵水生脸上似哭非哭地叫着。

    司马瑾儿是他从小认识的大姐姐,在他眼中便如女神一般高贵优雅,陡然间

    她脱个精光,与他在床上赤诚相见,还让他的小鸡鸡放进她尿尿的那个地方,如

    此刺激简直是无与伦比的。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加上他初涉性事,全无半点经验,在进入司马瑾儿的体内后,只懂得动用本

    能横冲直撞。

    而司马瑾儿紧腻柔滑花穴,又把他的肉棒吸得紧紧的,巨大快感像巨浪般一

    阵阵地冲击他大脑和全身。

    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邵水生才进入他的瑾儿姐姐身体没一会儿,终于宣告

    不支。

    「瑾儿姐姐……水生尿了……」

    随着邵水生最后一声发喊,他整个人顿时剧烈地在司马瑾儿身上哆嗦着,不

    停地打着颤。

    司马瑾儿美眸微闭,她紧紧地搂着身上的瘦弱少年,任由对方在自己的体内

    射出一股又一股炽热的阳精。

    邵水生接连抖了十几下,伏压在司马瑾儿身上的瘦小身体,才逐渐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当他回过一些气后,他面向司马瑾儿,一脸羞愧地垂下了头,「

    对……对不起,瑾儿姐姐……水生忍不住在瑾儿姐姐身上尿了……」

    司马瑾儿红唇一勾,温柔地在他脸上轻吻一口,道:「傻瓜,那不是尿,而

    是男人传宗接代的东西,叫做射精。射了精,从此以后,水生就是大男人了。」

    「是,是这样的吗?」

    邵水生瞪大了眼睛,弱弱地道,「水生以后真的是大人了吗?」

    「当然,水生都已经操了

【1】【2】【3】
推荐阅读: 菊隐云香-紫狂(重口)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