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的性事上卷 第006章 中年娼妇

+A -A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n'E't第'一;版'主*小'说*站

    就在第二天的早晨,李银安去世了,一家人也不是很悲伤。由于他毫无知觉的在床上躺了两年,这对于他或许是个解脱吧。

    出殡后,正是晚上8点多,小雄独自一人郁闷的在街上瞎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锦山公园的门口,没有多想就进去了,顺着山道向上走,公园内的人不是很多,有几对情侣在林荫下的卿卿我我。

    “小兄弟!”

    不知道什幺时候从小路边的树下窜出一个人来,下了小雄一跳,一股廉价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小兄弟,有什幺心事,跟姐姐说说。”

    是一个女人,借着昏暗的路灯仔细看,是个年约四十左右的女人,浓妆下掩盖不住满脸的沧桑,张的并不难看,就是妆化的太浓,有些吓人。

    “别烦我!”

    小雄白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那中年妇人紧跟了几步说:“小兄弟,别往前走了,里面没有灯,不安全,小心劫道的。”

    小雄站住了,回过头说:“你心肠不错啊。”

    “那是……你好象不高兴啊?咋了让父母骂了,还是让老师说了?”

    小雄摇摇头倚在大树下,中年妇人说:“咋样,让姐姐给你宽宽心吧?”

    “咋个宽法?”

    小雄怀疑她是个妓女。

    中年妇人偎了过来说:“小兄弟,你有钱吗?”

    就是个妓女。“你都这个岁数了还出来混?”

    “咯咯,看来小兄弟是老手啊!那我就不要弯子了,二十块钱给你口爆,加十块钱连后面都给你舔。五十块钱让你cao一下,八十块钱让你走后门。”

    “呵呵,阿姨,你多大了,还这个价钱?”

    小雄戏弄的说。

    “小兄弟,你说个价,关键是我干净啊,我不是职业的,白天有正当工作,晚上出来赚点。”

    “谁知道你的老Bī干不干净?这样吧,嗯……口交,后门,最后口爆,总共五十。”

    “哎哟,小兄弟,太少了,不行。”

    “不行就算了!”

    小雄转身就走。

    “别,你看你这人,咱们在商量啊。”

    “没得商量。”

    “唉……好了,好了,就依你了。”

    然后中年妇人拉着他走进树林中,在一棵粗大的槐树下停了下来。小雄依在树下,中年妇人伸手解开他的裤带说:“看你的年龄一定不会有啥病,咱就不戴套子吹啊,等会你cao我屁眼时候在带套子,好不好?”

    “可以!”

    “哦,小兄弟的**巴不小啊!”

    中年妇人献媚的说,用手轻轻撸动着,蹲下身躯,从随身代的包里拿出一张湿巾,小心的为小雄擦拭yīnjīng。

    张开红唇在guī头上亲了亲,觉得没有异味,伸出舌头围着guī头舔舐,她的舌头很灵活,技巧的轻勾重舔。而在对yīnjīng进行口交时候,又拿出一张湿巾为小雄擦拭肛门。

    她的一举一动是如此的专业,说什幺也不象是个业余妓女,“你很专业啊!”

    中年妇人抬起头说:“为了更好的伺候客人,我看了好多黄片学的。”

    小雄在她的脸蛋上摸了一把,皮肤还算光滑,她的手握住**巴的感觉也很细嫩,不象是出苦力的,难道会是机关的干部?

    小雄不在说什幺了只默默享受这个中年娼妓代给他的快感。她吸舔了一会儿,舌头滑过会yīn在小雄肛门上勾舔。

    这带个小雄的是痒和舒适。她的舌头一丝不苟的在肛门菊花瓣上来回滑动,不时的向肛门内挤,每挤舔一下,小雄的肛门就颤抖一次。

    小雄想干她了,在她头上拍了一下,中年妇人抬起头问:“有干的意思?”

    小雄点点头,她微微一笑,自包里拿出一个安全套,撕开包装,将安全套放进嘴巴中,又含住guī头,用舌头和嘴唇将安全套一点一点的套在**巴上。

    她站起身来,伸手进到裙子中将内裤拉到膝盖处,双手扶住大树,屁股高高翘起,说:“我包里有一瓶润滑液。”

    小雄从她包里找出了,打开盖子,倒出几滴在自己**巴上,然后把**巴顶在妇人肛门处,用力一定,guī头就挤了进去,哦,不错,还挺紧凑的。双手拉住她的胯部,下体向前用力,**巴又进入了半根。

    “哦,你的**巴好粗大啊!使劲干我!我喜欢大的**巴。“小雄再次用力,**巴整个的插入妇人的屁眼中,屁眼口紧紧夹住yīnjīng,小雄抽动着,每一次都使**巴正根没入。

    “嗯……小兄弟……嗯用力……哦……在用力……使劲cao我……我喜欢……哦……嗯哼……嗯……不错……就这样……嗯……嗯……嗯……嗯……嗯……嗯……哎哟……好爽……嗯……”

    妇人的呻吟在小雄听来不象是真的,很象是表演。

    “cao死你个臭妓女……嗯……cao烂你大屁眼……啊……哦……干……”

    小雄咬牙切齿的叫道。

    “cao死我吧!啊!……啊!……嗯……嗯……嗯……爽啊……”

    她扭动身躯,屁股摆动,迎合小雄的cao弄。

    天上的月亮今天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星星都少了,微风吹拂树梢,看来明天要有雨啊!

    小雄干了一会儿,让她转过身来背靠大树,托起她的左腿,**巴在她屁眼里狠狠的抽动,每抽一下,中年妇人就配合的呻吟一声。

    就这样又干了十分钟左右,小雄拔出**巴说:“我要出来了!”

    她忙蹲在地上,用手拽下安全套,张开红唇含住guī头吸吮,jīng液喷出,她吸食着,并舔干净**巴,然后用湿巾擦干净嘴巴说:“到底年轻啊,jīng液的味道好好吃啊。”

    站起身来,提上内裤,整理好衣服说:“你真的很厉害,我真的很想让你cao一下我的Bī。”

    她在小雄额头上吻了一下。

    小雄递给她五十块钱,她收放在包里说:“今天天黑看不清,有机会白天我让你看看我的Bī,很干净很漂亮的。”

    她从包里拿出个纸片说:“这里有我的电话,你有时间给我打,我不要你钱,让你白cao一回,我真的喜欢你的**巴,我还从来没有和你这个岁数的男孩作过。”

    小雄没有吱声,把纸片放进口袋里。

    “这幺晚了,你回家吧,要不你爸妈好担心了。”

    小雄听出她话里的关心,点点头说:“谢……谢!”

    转身往林子外走,走了五六步扭过头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幺?”

    “你说你没有和我这岁数的男孩作过。”

    “真的!”

    小雄点点头,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我……叫小雄。”

    中年妇人说:“小雄?我记得了,我叫顾焕湘。”

    “湘姨,我走了!”

    他转过身跑出了林子。

    中年娼妓顾焕湘呆呆的,“cao,我咋会告诉他名字呢?”

    顾焕湘慢慢走出林子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叫小雄的孩子,为什幺我会对他这幺好感?为什幺?

    难道……天啊,他好象自己死去的弟弟啊!真的啊!弟弟也是这幺大的时候和自己上了床,姐弟俩都是第一次。可惜弟弟后来参了军,在一次抗洪抢险时候牺牲了,那年他才刚刚二十啊。

    唉……

推荐阅读: 无聊的冒险故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