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的性事 下卷 816 黎氏姐妹双飞

+A -A

    【书友单翅的鹰提供整理】

    816.黎氏姐妹双飞

    从黎学华家里出来,小雄去歌厅将自己的车子开回来,他今天要去凤英家,

    因为今天是凤英的生日。

    没想到的是,凤英的老公不知道那根筋转错了,大老远的飞回来给老婆过生

    日,并且办得很热闹,在镇子上最大的一家饭店摆了好几桌,这酒从下午四点钟

    一直喝到晚上八点多还没完事。

    由于凤英一直在应酬着客人,和小雄也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再加上小雄不

    喝酒,所以早早就想离开,但是凤英的老公一直不让他走,这样小雄一直陪坐到

    八点多,才得到一个机会,连招呼都没打,落荒而逃。

    刚发动引擎,从饭店里出来一个个子很高、腿很长、很漂亮的女孩,她走到

    小雄车边问:「你回市内吗?」

    这个女孩刚才也在凤英的生日酒宴上,是跟一个挺胖的男人来的,那个男人

    是凤英老公的同学,小雄注意到她跟那个男人的关系,好似花钱雇来的来陪伴女

    郎。

    「是啊!」

    小雄回答说,「你也是市内的?」

    「嗯……搭个顺风车,可以吗?」

    「哦,没问题,不过,那个人……会不会……」

    「别鸡巴理他,说好了陪他充场面到七点的,现在都几点了?走吧!」

    女孩的表情很生硬,一丝笑容都没有,好像很生气。

    她很年轻,相貌也很标致漂亮,应该还不到二十岁,穿着很时髦,身材苗条

    ,凹凸有致,很性感。

    小雄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没想到她却冲他吼道:「看什么看?别以为搭你

    的车就想怎么地的,没见过女人呀?老实开你的车。」

    小雄被她抢白了几句,也不生气,反而微笑着说:「女人我见过不少,但是

    你这样的我却是头一回见,所以就多看了几眼。」

    女孩怔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漂亮,比漂亮还漂亮。」

    女孩没说话,脸色却缓和了很多,听到别人赞美自己漂亮,毕竟是一件开心

    的事。

    突然,女孩的手机响了,透过车内后视镜,小雄看到女孩的手里拿着一部崭

    新的诺基亚,就跟他卖给安静安丽的是一样的,是那种赶上一台电脑的钱的手机。

    女孩在电话里好像是跟什么人吵架,而且吵得很凶,但她的声音很好听。

    最后女孩骂了句:「你去死吧,肏你妈的,没钱找什么小姐!」

    然后气呼呼地把手机往座位上一摔,坐在那里生着闷气。

    小雄静静地一边开着车,一边观察着女孩,只见女孩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显得很烦躁的样子。

    小雄想了一下,就打开了汽车音响,选了一首很好听的舞曲,动感的音乐顿

    时响起,女孩突然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Sexy-ody?」

    她的英文发音很准确,看样子不似普通的小姐,或许是出来援交的大学生。

    小雄笑道:「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曲子。」

    女孩点点头,她的手指打着响,手臂还优雅地舞着,上半身跟着节拍摇晃着

    ,虽然只是上半身,但是可以看出她的舞姿特别美。

    过了一会儿,女孩说:「谢谢你,我的心情好多了。」

    小雄回头笑笑,露着很阳光的笑容,女孩又说:「真看不出你年纪不大,竟

    然开这么好的车子,你一定是哪家大老板的公子吧?」

    小雄笑了笑说:「没有,我只是个给人开车的司机!」

    女孩摇着头说:「我看人很准的,再说你在酒桌上,我看到男主人对你很尊

    重,绝对不会是个司机的。」

    小雄再次笑了笑了,没有接下去,因为前面的路没有路灯,他专心观察着路

    况,小心地开着车子。

    好半天,听到女孩说:「你能说几句话吗?我今晚特别郁闷。」

    「说什么呢?」

    「比如讲个故事什么的,别沉默就行!」

    小雄犹豫一下说道:「好吧,我就给你讲个笑话。是我从网上看到的,也不

    到你看到过没有。说的是有个男的正在情人家偷情,突然外面传来门响,女的慌

    张地说:不好,我老公回来了。男的吓得顾不上穿衣服,光着身子就从窗户钻了

    出去,结果迎面碰到了一个老头,老头一直盯着他看,男的把眼一瞪,吼道:看

    什么看?没见过裸奔呀?老头不慌不忙地说:裸奔我倒是见过,但就是没见到过

    戴着避孕套裸奔的。男的低头一看,原来身上还戴着套呢。」

    「哈哈哈……」

    女孩靠在靠背上笑得花枝乱颤,她抹着眼泪说:「笑死我了,还有吗?再讲

    一个。」

    小雄想了一下说:「周末,快下班的时候,老婆给老公打电话,问今晚想吃

    点什么?老公暧昧地说我想吃你!老婆说了声讨厌!下班老公回到家,看到老婆

    正在浴室洗澡。就问老婆在做什么?老婆娇羞地说我正在给你洗菜呢!」

    女孩又咯咯笑的不行了,连声说太有趣了。

    就这样小雄一边讲着笑话,一边开着车,一直把女孩送到了目的地。

    女孩下车的时候说道:「谢谢你让我搭你的车!」

    小雄微笑着点点头,望着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一

    看,只见那部诺基亚正安静地躺在后座上。

    小雄伸手抓起手机,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然后开车追了上去。

    看着女孩背影,她一头飘飘的长发,柔软细巧的腰肢、园润鼓翘的臀部、笔

    直修长的双腿,在路灯的照射下更是诱人。

    小雄从车里探出个脑袋,在女孩的身后按着喇叭,女孩站住了,她回过头说

    :「怎么?」

    小雄从车窗里把手机递了过去,笑着说:「就算你对我一见钟情,也不用送

    这么贵的定情物吧?」

    「啊?我的天呐,手机居然忘了,谢谢,谢谢你!」

    女孩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最喜欢的手机居然丢在车上了,那可是好几千块

    钱呀,而且手机里面还有很多重要的电话号码;喜的是没想到会失而复得,这么

    好心的人现在太少了。

    她笑了,宛若花开,看上去更美了。

    就在女孩一面感谢着,一面接手机的时候,孙光明发现女孩的手腕上有五个

    用烟头烫的疤痕,成梅花状分布,白细的皮肤上留下这么个刺眼的疤痕,真令人

    惋惜。

    女孩说:「大哥,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吧,等有时间我去找你,请你吃饭!」

    小雄随口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她,女孩立刻输入到她的手机里,然后两人

    再次互道晚安,分头而去。

    一路上,小雄的脑子里不断涌现女孩美丽的容貌身影,他不得不承认,她确

    实让他心动。

    回到家里,胡翎在他房间看电视,「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我也不喝酒,凤英老公的那些朋友一喝上酒太黏煳了,我偷着熘出来了!」

    小雄一边脱衣服一边说。

    「她老公回来了?」

    「嗯!」

    「怪不得你会回来呢,白跑一趟吧?」

    胡翎吃吃地笑着。

    小雄看了她一眼说:「别幸灾乐祸的,你老公我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欲火呢,

    等我洗个澡出来收拾你!」

    「谁怕谁啊?快点洗,晚了本姑娘不伺候你了!」

    等小雄洗过澡出来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视已经关掉了,胡翎也不在客厅中了。

    他推开自己卧室的门,不只是胡翎在床上,还有都影和匡雪。

    小雄今天兴冲冲的去凤英家,没有捞到屄肏,憋了一天的欲火,让胡翎怕自

    己应付不过来,所以刚才趁小雄洗澡的时候,把都影和匡雪叫来帮忙。

    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都穿着性感的睡裙靠在床头,他嗷的叫了一声扑过

    去。

    都影笑道:「至于吗?就一个白天没肏到屄,怎么像个饿狼似的!」

    小雄也没回答她,已经扯下了胡翎睡裙下面的内裤,压上去就把鸡巴插了进

    去开始抽动起来……4月4日星期日上午,小雄接到胭脂的

    电话,让他去媚姨家,三缺一的麻将等着他。

    小雄赶到的时候,媚姨、胭脂、香香已经在恭候了,香香说:「小心了,小

    哥哥,小心我们三姐妹赢光你!」

    「赢光了我就不走了!」

    小雄笑盈盈地坐下。

    媚姨对三妹轻佻的管小雄叫小哥哥很是不满,白了她一眼,四人开始洗牌码

    牌。

    显然小雄的技术不行,牌运也不行,很快的就输了一千多,竟然一把没和牌。

    胭脂和香香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小雄,开始的时候媚姨对两个妹妹明目张

    胆地轻佻言词还很别扭,但是随着她和牌的次数越来越多,竟然也不知不觉地加

    入到对小雄的讽刺中。

    输着钱,被三个妇人犀利的调侃,小雄有些恼火,但是看到胭脂不住地冲他

    使眼色,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小雄不太确定,又看向香香,香香嘴角往大姐方向

    撇了撇,眼睛挤了一下,小雄这才确定下来,今天看来是简单的麻将,实际应该

    是这姐妹俩想给她们的大姐时玉媚下点什么套。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果然,胭脂和香香有几把失误,很明显的是给大姐送张,只是时玉媚已经赢

    昏了头,竟然没有看到三人在拍桌上眉来眼去地。

    打了两个小时,小雄只和了五次,口袋里的三千多块的现金输得干干净净,

    小雄把牌一推说:「输干净了,不玩了!」

    媚姨还在兴头上说:「接着玩,我借给你!」

    「赌桌上不借钱!」

    小雄摇摇头说,「我输了三千多,你自己就赢了我两千多,怎么还绝对不够

    吗?真想我输光了屁股回家啊!」

    媚姨抿嘴一笑说:「不会让你光屁股回家的,你洪叔有衣服在家,借你穿回

    去!」

    「洪叔的衣服借我穿,那你干脆把洪叔的老婆也借我得了!」

    「你……胡扯什么?」

    媚姨被当着两个妹妹的面被小雄如此轻薄调戏,脸上顿现怒容,「腾」

    地一声站了起来,拧身回自己卧室去了。

    胭脂指着小雄的头说:「你怎么这么心急?」

    小雄吐了吐舌头说:「就行你们姐妹拿我开涮,我说句玩笑话都不行?」

    胭脂推了他一把说:「你和香香把桌子收拾一下,我进去看看!」

    很快的小雄和香香把桌子收拾出来,迭起来放到书房去,俩人坐在沙发上腻

    了起来。

    香香靠在小雄的怀里,两张嘴巴贴在一起柔柔地亲着吻着。

    不一会儿,随着一声咳嗽,胭脂站在主卧室的门口说:「要中午了,小雄,

    你留着吃饭吧!」

    时玉媚随着胭脂身后出来,也不看小雄直奔厨房而去。

    吃饭的时候,香香从大姐家酒柜中拿出一瓶长城干红,一杯酒下肚后,时玉

    媚的脸色才缓了过来,不在那么的紧蹦着,偶尔会在他们谈话中插上几句表示自

    己对某件事情的见解。

    第二杯酒是小雄给她倒满的,她冲着小雄点点头,似乎将刚才的不愉快带了

    过去。

    三个女人喝了两瓶红酒,脸上都泛起了红晕,小雄看着这三姐妹就像百花园

    中三朵艳丽的鲜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吃晚饭,餐桌也没有收拾,时玉媚坐在单人沙发上,小雄跟胭脂、香香坐在

    长沙发上,四个人围在茶几前喝着茶闲聊。

    小雄注意到香香趁大姐没注意的时候,从胭脂手里接过去一个纸包,在大姐

    前身和胭脂说话的时候,将那纸包里东西倒进大姐的茶杯中,那是一包白色的粉

    末,小雄不知道那是春药还是迷药,看来这姐妹俩是想走捷径,帮小雄把大姐搞

    到手。

    小雄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个时玉媚性格是外柔内刚,如果这样把她弄上床,

    一旦药醒了是绝对会翻脸的。

    但是小雄是过虑了,那即不是春药也不是迷药,是一种近似于麻醉药的东西

    ,只是让人无法动弹而已。

    时玉媚喝下了那杯茶水后不久,她就赶到自己四肢无力,还以为是自己喝多

    了,「我有点多了!你们聊,我回屋休息一下!」

    她这么说着,但是根本无法动弹,更别说站起身来了。

    香香说:「大姐是喝多了啊!我来扶你吧!」

    伸手去拉大姐,但是拉了两下,没拉起来,「大姐怎么这么重啊!」

    看上去她在使劲拉大姐,其实根本没用力。

    胭脂走过去说:「我来帮你!」

    一左一右的站在大姐的身边,却不是拉时玉媚,而是四只手在大姐身上揩油。

    时玉媚虽然身子不能动,但是心里明白,这里面一定有鬼,这恐怕是自己两

    个妹妹搞的鬼。

    当着小雄的面,两个妹妹在她身上乱摸,令她赶到羞愧,但是只是嘴上抗议

    ,身体却无法动弹。

    两个妹妹接下去的动作就更令她难堪了,竟然伸手解开她的衣扣,小雄看到

    她穿的那件胸罩正事自己三天前送的,心里一阵激动,不转眼珠地看着胭脂和香

    香将时玉媚的胸罩摘下去,四只手在她两只乳房上揉搓。

    「小雄,你转过去,不许看!」

    时玉媚无法让两个妹妹放弃对她的侵犯,只好命令小雄。

    小雄笑着说:「媚姨这么好的身段,这么白的奶子,不看太可惜了!」

    「你……混蛋!你们两个也是混蛋,给我住手!」

    她的叫喊不但没让胭脂和香

【1】【2】【3】【4】
推荐阅读: 无聊的冒险故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